第十一章、玄冥秘术


  •   黑衣人笑了笑:“你知道的挺多么。”他的手指弹出,那尸体张口,仿佛发出一声无声的长啸,猛然向龙八扑下。他实在已经死去太久,这猛力一扑,大片墨黑的血肉脱落,溅得满空都是。寄宿在他身体上的尸虫随势飞舞,在夕阳中溅出点点荧光,宛如冥界的萤火,翩翩而下。
      尸体还未近身,那饱溢的尸臭之气便直透过来,中人欲呕。龙八知道这种尸体含有剧毒,当下不敢硬接,身子猝然后退,一掌击下。掌风卷起一大片泥土,撞在尸体上。龙八跟着一掌击在那片泥土上,尸体登时倒飞而回,向黑衣人撞了过去。
      黑衣人冷笑不绝,枯长的手指连环弹出,坑中的尸体联翩升空,向龙八扑了过去。龙八一声大喝,双脚连扫,立时一大片泥水飞溅空中,长啸之中,龙八双掌急速飞舞,刹那间对每一具尸体都凌空击了一掌。掌风四溢,那些尸体一齐爆成碎片,洋洋洒洒宛如一天灰败的烟火,焚灭在夕阳中。
      那黑衣人淡淡道:“你既然知道御魂控尸,难道以为这些尸体只是被我掌力摧动而已?”
      他大笑:“这些尸体本身并没有毒,就算有些尸气尸水,也要不了人命。但我的御魂控尸真气一入其体,尸气尸水便立即化为剧毒。你虽然灵警,不让尸水沾身,但可知尸气入鼻,也可追魂索命!”
      他的双目一亮,森然道:“龙八,你为何不躲开?”
      降龙禅杖猛地往地上一顿,大叫道:“我明白了,他不退不躲,是为了不波及我们!”
      三人被那阴寒真气锁住,虽被龙八救下,但一时之间无法行动。龙八若是躲闪,尸水尸气势必会殃及三人。降龙见龙八双掌拼力前扑,显然是要以刚猛的掌风将尸气尸水吹散,不让其越雷池一步,用心良苦,不由心下感激,一时忘了他是江湖上有名的大魔头。
      龙八盯着黑衣人,冷冷道:“你大概不知道,龙八伤越重,力越猛,我不躲闪,不是为了这三个小毛孩子,而是为了击败你!”
      他身子轰然跃起,双掌掣动,嘴角溢流出的鲜血化成了薄薄的红雾,沁入了他的掌心。龙八忽然一掌击向自己的胸口,立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双掌飞舞,鲜血变成的红雾更浓,化作一团诡异的红光,围绕在他周围,在他刚猛无俦的掌力摧动下,红光渐渐炽热,宛如另一个夕阳,盘旋于龙八掌际,向黑衣人当头压下!
      黑衣人脸色立即凝重,他手掌急速舞动,深坑里的尸体跃起,向龙八冲了过来。这团红光仿佛蕴涵了无上的力量,那些尸体一旦靠近,便立即爆散开来,竟然连龙八的身形也未冲动分毫。
      龙八嘴角沁出点点鲜血,红光更烈,仿佛他的身躯也燃烧起来一般。黑衣人脸色郑重无比,他缓缓抬掌,向龙八迎了过去。龙八右掌忽然收回,那团红雾猛然隐进了他的左掌中,左掌立即变得如血般红,涨大了一圈。两人掌势刚要交接,龙八的左掌忽然诡秘地晃了晃,已然绕开了黑衣人的双掌,一掌击在了他的头顶!
      独孤剑三人大喜,欢呼声还未响起,猛然就觉不对。龙八如此威力强猛的一掌,击中之后,竟然只发出一声轻微的“噗”声,仿佛击中的不是活人,而是一个空袋子。
      仿佛是印证他们的猜想,黑衣人的身子忽然垮了下去。他就仿佛真的是个空袋子,随着这一掌,瘫软在了地上。那个神秘而强大的黑衣人,仿佛被这一掌灼成烟,烧成灰,只剩下了衣服,萎然倒地。
      龙八也不由得一呆,便在这时,他背后的一具尸体突然跃起,双掌无声息地击中了龙八后背。这一击看似轻描淡写,但以龙八的功力,仍被击得踉跄跨出,扑到在地。他心底一片冰凉,知道黑衣人武功深不可测,只怕此次是在劫难逃了。
      黑衣人淡淡一笑,缓步向前,就待取下龙八的性命。
      突地一声大喝传来:“慢着!”
      黑衣人脚步骤然停住,就听轰然声响,降龙禅杖顿地,大踏步走了过来。他的声音坚定而强猛:“你若杀他,我就杀你!”
      黑衣人一愕,突然大笑:“你杀我?你凭什么杀我?”
      他的手掌抬起,两具尸体从坑中飞出,他的身子一晃,三人猛然就觉眼前一花,黑衣人的人影跟尸体叠在一起,三个身形按照同样的步伐呆拙地前行着,宛如刚从坟堆里爬出的尸体。那黑衣人的面容本就模糊难辨,此时更是跟尸体一模一样,刹那间宛如化身为三,一齐向前逼了过来。
      独孤剑与降龙、伍清薇面面相觑,都被这等诡异的情景震慑住,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但他们的脚步却死死定住,守在龙八身前,就算黑衣人再可怕,也绝不肯后退半步。悄悄地,三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胸中都是一股侠义之气升起,降龙豪笑道:“就算你真的化为三个,我也要打你个稀巴烂!”
      独孤剑长剑出鞘,秋水一泓,直指黑衣人。他打定主意,一旦黑衣人迫近身前一丈,便施展出缠梦剑意来,将黑衣人缠住,好让两人脱逃。
      这缠梦剑意乃是剑术中极高深的境界,修成之后能让对手行动大为迟缓,直到任人宰割。以独孤剑的修为,自然无法达此境界,也就是略知皮毛而已。但即使是皮毛,也总强乎没有,独孤剑思遍自己所学,也只有这缠梦剑意,才有拖住黑衣人的可能。
      忽然,一个清和的声音传来:“御魂控鬼乃是中原大法正术,但鬼藏之术,却不过是旁门邪道,岂足畏惧?”
      三人眼前又是一花,黑衣人的去势生生顿住,他身侧的两具尸体轰然倒地,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双目直直盯住前方,厉声道:“阁下何人?”
      归隐子悠然从三人身后走出,他的双目向天,看也不看黑衣人一眼,冷冷道:“更何况真正的鬼藏之术乃是将奇门遁甲与湘西赶尸术合而为一,修到极处,所驱之尸与人有同等威能,宛如身外化身。所选之尸也是多年祭炼之金尸,哪像你随随便便找来这等腐烂下尸,学的多半是偏方邪法,岂敢在我面前显露?”
      黑衣人目光忽转炽烈,紧紧盯住归隐子,归隐子神态萧然,却是丝毫都不将他放在眼中。黑衣人目光越来越凌厉,但归隐子信口说来,一丝不差,不由他不心惊。他厉声道:“既然如此,就请出手,我倒要会会你的真正鬼藏之术!”
      归隐子淡淡道:“偷来的武功,还敢卖弄?”
      黑衣人面色一变,脱口道:“你怎知……”
      他立即住口,归隐子笑道:“黄泉老人可没有你这种没出息的徒弟!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回光返照之术!”
      他忽然出手,一指点在龙八腰间,掌影飘忽,一掌击在了独孤剑的头颅上。独孤剑只觉这一掌轻软无力,就听一丝极低的声音道:“赶紧装死!”
      独孤剑识的是师父的声音,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向来听师父的话听惯了,于是顺从地身子一阵颤抖,软软瘫倒。只觉脸上一阵温热,一股鲜血从头顶流了下来,沿着鼻尖滴落。他头顶却一点疼痛也不觉,心下甚是奇怪。
      归隐子又是两掌,将降龙、伍清薇击倒,也是头顶鲜血流下。归隐子突然一声低喝,双掌骤然抬起,一道血流从他手掌中涌起,洒到了龙八身上。龙八双目暴睁,精光怒射,他身上的伤竟似全然痊愈,暴喝声中,龙八翻身而起,大叫道:“咱们再来大战三十回合!”
      一抬手,一道暗流汹涌而出,黑衣人身侧的两具尸体突然爆开!归隐子冷冷道:“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黄泉老人真正的三十六玄冥秘术!”说着,手向怀内探去。
      黑衣人面上变色,大笑道:“这等大话,可能吓得住我?”
      他双掌一错,身子轻烟般腾起,向众人扑了过来。归隐子一声大喝,那黑衣人的身形忽然瘪了瘪,一身黑衣迎风散开,里面的身躯已经无影无踪。
      归隐子大声道:“你这鬼藏之术瞒不过我的!看我的千眼鬼瞳!”
      他喊得虽然响,但却纹丝不动。忽然一声巨响,独孤剑急忙睁目,就见龙八倒在地上,脸如淡金,双目紧闭,气若游丝。
      归隐子长长出了口气,突地吐了吐舌头,道:“可吓死我了,总算将他骗走了!”
      他喜气洋洋地搓着手,突然一声痛叫,忍不住跳了起来。独孤剑道:“师父,你怎么了?”
      归隐子咬牙道:“你们以为方才的鲜血是从哪里来的?是我用钉子扎的手心啊!”
      他翻起手掌,只见掌心中还扎着一枚小小的铁钉。归隐子方才得意忘形,一搓手之际,钉子又深入了一分,将他痛得死去活来。
      独孤剑疑惑道:“你用的不是什么回光返照之术?”
      归隐子怒道:“黄泉老魔的鬼蜮伎俩,我怎么会用?”
      独孤剑更是疑惑:“那龙八怎么会……”
      归隐子虽然痛极,但仍忍不住笑道:“那是因为我露面之前,趁着黑衣人不注意,给他喂了一颗九转还魂丹!这丹药能激发人身潜力,但也侵蚀真元,于身体大有损伤。但此时哪里顾得了这么多?我先大言不惭,将黑衣人镇住,他见你们头顶流血,而龙八功力回复,自然就不由不信了。要不,我们只怕全都要死在他掌下!”
      一提起死来,归隐子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丝怯意,四下张望了一阵,道:“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伎俩能瞒得了他一时,瞒不了一世。他要是想通了,再追回来,我们就真的难逃一死了!”
      他老人家说到做到,拿出一张黄符来,迎风一晃,口中念念有词,依稀是什么“吃饭”“好菜”“真香”之类,村边的山丘上忽然掠下了一团红影,闪电般奔到了归隐子身前。归隐子翻身跨上,片刻之间跑得影都不见了。
      独孤剑三人面面相觑,伍清薇忍不住赞道:“你师父真是世外高人啊!”
      降龙点头附和道:“不错!我们被打得灰头土脸的,他手心流了点血就摆平了,有机会我得跟他多讨教讨教!”
      独孤剑苦笑,他们知道归隐子的担忧不是没来由的,急忙扶起龙八,匆忙向归隐子追去。那一坑的尸体被击得七零八落的,多有剧毒,独孤剑听了龙八的话,一把火烧了。
      火焰烛天,独孤剑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阵怜悯,跟着又有些茫然。打打杀杀,难道这就是江湖?
      
      夕阳渐渐沉落,终至于完全湮没。一团暗影悄悄在村中凝现,忽然发出一声尖锐、愤怒的啸叫,闪电般向五人遁走的方向划去。
      夜已沉。
      
      归隐子悠闲地享用着晚餐,所有的仇杀与江湖险恶都已远离于他,他脸上尽是受用的神情,似乎并不是刚从死里逃生,而是惬意旅行之后的小憩。
      归隐子很得意,一招没发,就将武功深不可测的黑衣人震退,一举救了四人性命,让他这世外高人的地位显露得淋漓尽致,足够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坐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归隐子自酌自饮,自吃自喝。
      不过当伍清薇追问他怎么会知道黄泉老人这么多秘辛时,归隐子的嘴巴就闭得紧紧的,再不肯说一个字。追问得急了,他便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斥道:“这世上之事,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么?”
      也因为他的丰功伟绩,所以做饭的事就轮不到他来了。降龙本来满心盼望着按照惯例,新来的人做饭,但龙八的伤势极重,昏迷不醒,别说做饭,就连吃饭都成问题。
      降龙斜睨着伍清薇,忽道:“你来做饭!”
      伍清薇叫了起来:“为什么是我?”
      降龙嘿嘿笑了:“跟龙八打的时候,你被人家一招擒了;跟大颠师叔打的时候,也是你先失手;这次遇上了黑衣人,还是你先被擒。你说,你除了做饭,还能做什么?当累赘么?”
      伍清薇脸涨的通红:“你说我是累赘?你可知道我不出手,只是因为我要修习武功!”
      降龙哈哈大笑:“修习武功?大敌当前,你还修习武功?这理由也太牵强了!”
      伍清薇盯着他,冷笑道:“你不信?那我们来打一场好了,先说好,败的人做饭!”
      降龙笑道:“打就打!你小心些,我这禅杖太重,可别不小心碰到了!”说着,又是一阵狂妄的大笑。
      伍清薇看着他,嘴角闪动着一丝笑意:“那就开始啦。”她突然纵身而起,降龙双手一紧,禅杖扫了出去。哪知伍清薇扑向的并不是他,而是冲向了树林中,转瞬之间就没了影子。
      降龙大惑不解,提着禅杖呆呆地站在那里,也不知该追好,还是不追好。猛地眼前紫影一闪,伍清薇的身形远远地闪了闪,一道清影向降龙罩了下来。那清影看去轻柔娇弱,丝毫不含杀气,降龙知道乃是峨嵋弟子精修的观音决,受之神清气爽,伤势大大减轻。
      他心中有些好笑,莫非伍清薇打急了,忘了自己是对头,竟然用这种招数来对付自己么?降龙禅杖挥舞,疾窜上前。伍清薇展开轻功,躲了开去。她身材娇小,在林忙中穿行着,恍惚一只紫色的翠鸟,降龙却哪里追得上?
      猛然,他就觉气息一窒,那道清影落到身上,竟然如同针刺一般,痛楚感直钻入心底,降龙忍不住一声大叫,差点将禅杖丢到了地上。紫衣翻飞,伍清薇突然出现,剑光宛如暴雨般向降龙当头盖下。降龙猝不及防,双手双脚也不知挨了多少剑。好在伍清薇手下留情,这些剑痕只是划伤,倒也没有什么大碍。伍清薇笑晏晏地道:“怎么,服了么?”
      降龙大叫道:“这怎么可能!”他实在不明白,为何神清气爽的观音决,到了他身上,竟宛如针刺刀割一般?若不是这片刻的惊愕,他又怎会败得这么惨?这么快?
      伍清薇拿出一本书,扬了扬,道:“你以为我施展的是观音决是不是?其实不是,是如意锁元功!它跟观音决一模一样,真气流转、招数手势全都一模一样,但一个是补益辅助,一个却是攻击伤残。你误以为我施展的是观音决,被我锁住真元,气脉一时不能流转,可不就败了?”
      降龙生气道:“不算!你这是骗人么!”
      伍清薇冷冷道:“骗人又怎么了?只要打得过就行!”
      降龙眼珠转了转,道:“怎么跟黑衣人打的时候,你不用这招奇兵制胜呢?”
      伍清薇沮丧地道:“那人武功太高,而且太过警惕,我才一抬手,他也不管我施展的是什么武功,就将我制住了。观音决与如意锁元功有什么区别?”
      降龙哈哈大笑,道:“原来你这功夫只是用来骗自己人的!这不公平,我不做饭!”
      伍清薇笑了:“你当然可以不做饭,只要他们三位肯答应就行。”
      降龙转头,就见红儿、归隐子、独孤剑恶狠狠地瞪着他,仿佛只要他敢说一个“不”字,立即一拥而上,将他剁个稀巴烂。降龙声势顿挫,低眉顺目地收拾去了。
    归隐子见他就范,得意洋洋道:“这就是平时不读书的后果!”
      伍清薇随声附和道:“书读万卷,杀敌十万,此吾之谓也?”
      归隐子冷笑道:“你这也叫读书?学了一点皮毛而已!你可知道这如意锁元功重的不是让对手惑于它与观音决的相似的。就如你所说的那样,对手若是高明,哪会管你用的是观音决还是锁元功?你一出手就会被封死。”
      伍清薇笑道:“我知道了,关键就在于‘锁元’上,不论对手施展什么招数,都要将他锁住。”
      归隐子摇了摇头,道:“这只能说是小乘境界,尚未悟到大乘。我有个弟子,他只看了这本书一遍,就将如意锁元功练得出神入化,但他从未施展过一次。”
      独孤剑疑惑道:“师父还有个弟子?怎么我没见过?”
      归隐子叹道:“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这个弟子……唉!”他长长叹了口气,意兴有些阑珊。
      伍清薇问道:“既然他从未施展过一次,你又怎知他练得出神入化呢?”
      归隐子道:“他虽然只看了一遍,但这一遍,却足足看了十三天,等到他看完之后,他对我说,师父,原来天下门派林林总总,武功繁复变化,却只有一招。”
      伍清薇奇道:“怎么会只有一招?观音决是一招,太乙三清剑也是一招。”
      归隐子点头,道:“是啊,当时我也是这么说。他笑了笑,道:观音决即是太乙三清剑,太乙三清剑就是观音决。”
      伍清薇叫了起来:“他怎么这么说?”
      归隐子道:“这句话虽然挺起来荒唐,但我又觉得很有道理。因为,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下了山,三天之后,他跟我说,独龙尊者改邪归正了。他手中拿着两只手,我认得,正是独龙尊者纵横天下的左手玄冥,右手白阳。从此独龙一派,果然再不出江湖。”
      伍清薇呆了呆,急忙翻动手中的《如意锁元功》。归隐子摇了摇头,道:“如意锁元功是峨嵋秘辛,别派是修炼不了的。所以,我想我那个徒儿所看的,并不是剑招,而是剑意。有一天你顿悟了如意锁元的精义,或许能够领悟他的意思。”
      伍清薇脸上泛起一阵兴奋之色,大声道:“是!我一定能领悟的!”
      归隐子叹了口气:“反正老头子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只有看你们年轻人的了。”
      归隐子悠然看着他们,宽袍萧然,一杯在手,俨然是洞烛世情,无所不知的高人,只是偶尔肚腹中咕噜一声响,泄露了他的底细。
      一会降龙便端上饭来,归隐子闭着眼睛嗅了嗅,满脸都是得意与满足。他抓起筷子,正要享用,突然脸色陡变,整个身子都僵住了。众人莫名其妙,面面相觑。就见归隐子忽然跃身而起,取出黄符来晃了晃,将红儿召来,一言不发地跨上,绝尘而去。
      三人吃了一惊,一阵山风吹过来,都是身上一凉。这凉气仿佛沁入了灵魂,刹那间连心都冰冷起来。他们不敢怠慢,急忙扶起龙八,仓惶奔了出去。那种尖刺般的冰寒,使他们意识到,黑衣人就在近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