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御魂控尸


  •   龙八脸色漠然,丝毫不以脱困为喜。
      降龙却长长出了口气,道:“终于逃出来了!”他将禅杖一扔,躺在了地上,深深吸了口气。伍清薇也仿佛放下了心头一块巨石,对于他们这些正派子弟而言,正面对抗自己的长辈,心中也不知承担了多少压力。
      龙八显然明白这个道理,他的目光缓缓转动,望向三人:“你们如何处置我?”
      三人都是一呆,他们激于侠义之心,只想着恩怨自了,将龙八救了出来。但如何处置此人,却的确是个大难题。
      三人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
      龙八道:“大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大魔头,我自己的授业恩师,就是死在我的掌下,力竭而亡。”
      三人一震。
      龙八冷冷道:“那年我投靠洞庭魔窟,恩师挡在我面前,让我不要背弃正道,他苦劝我三日,我执迷不悟,他跟我约着一战而定是非,便败在了我的大风云掌下。”
      风忽然冷了起来。
      龙八继续道:“我在洞庭魔窟里做的是杀官造反的勾当,九音的义父来劝我,要我离开洞庭,他连问我三次,最后一次以九音的婚事要挟,我便又是一掌,击得他脑浆崩流。正派五大派纠集了几百人来洞庭寻仇,被我率着洞庭众魔人与净衣派的弟子,杀了个落花流水,是役正派又死了三十多人。之后我潜入少林武当等派,连接杀了几十人。你说我是不是魔头?”
      独孤剑只觉胸口一股烈气腾起,他斥道:“你……你怎可杀这么多人?”
      龙八猝然抬头,冷冷的目光直盯着他,沉声道:“我若说他们都该杀,你信不信?”
      独孤剑怒道:“天下哪那么多人该杀?你又凭什么决断他人的生死?”
      龙八盯着他,目中神光渐渐黯淡,他缓缓闭上眼睛,道:“所以别人叫我魔头,说我该杀,我从不辩驳。你们来杀我吧!”
      独孤剑咬牙,他紧紧握住手中的长剑。他盯着龙八,如果说在灵宝山顶,他还对大颠的话有些犹疑,现在,他连这一丝犹疑都抹去了。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都不应该杀这么多人。尤其是自己的恩师,还有恋人的义父。难道深藏在龙八这粗豪外表下的,竟是一颗邪恶肮脏的心么?他抓住了剑,他知道,这是杀死龙八最好的时机,等他功夫恢复之后,就算合三人之力,也未必制得住他。
      龙八似乎感受到了独孤剑的杀意,眉毛轻轻跳了跳。但他的身形却岿然不动,任由独孤剑宰割。
      呛,独孤剑的长剑出鞘,但却没有斩下。跟着,又是呛的一声,他的长剑重又还鞘。
      独孤剑咬牙道:“我说过要守到你伤好,就绝不会更改。等你伤愈之日,我们三人再与你一战。”
      龙八猝然抬头,深深望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他起身,向山下行去。
      独孤剑叫道:“你去哪里?”
      龙八冷冷道:“我是魔头,自然要去洞庭魔窟。”
      独孤剑三人对望了一眼,龙八走得很绝决,他们只好跟了上去。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你们……你们等等我!”
      归隐子狼狈万分地快步从山顶上窜了下来,喘嘘嘘地追上三人,猛地伸指使劲凿了独孤剑的头一下,怒道:“不孝的徒弟!竟然连师父都不等!”
      独孤剑抱着头,委屈道:“是您老人家跑得不知到了什么地方,怎么能怨我们?我们差点连性命都丢了呢!”
      归隐子怒喝道:“你们以为你们在那里拼命,师父就轻闲么?告诉你们,什么大颠、宫九音,那都是小角色,师父可是帮你们把最大的对头挡住了呢!”
      他心有余悸地道:“这人可厉害着呢,若不是师父挡住,他就要上山来将你们杀个干干净净。什么大风云掌,我看也就只能给他当扇子扇。所幸师父威名冠绝天下,总算是挡下来了!”
      伍清薇满脸不信,斜睨着他道:“哪有这种高手?何况就算有这样的高手,他杀我们做什么?”
      归隐子急道:“你们不知道,他有心结啊!他要寻找天下九位高手,将他们全部杀掉,以绝后患。他找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龙八。告诉你们,天下也唯有老夫一人能够挡得住他,其余的人都不行!”
      他扬扬自得,清矍的面容在夕阳春风中,当真有飘飘出尘之感,望之若神仙中人。但伍清薇怎么想怎么觉得他是在吹牛。
      天下哪有那么多高手?
      夕阳渐渐散乱,将他们的影子映得一忽儿大,一忽儿小,江湖,也就越入越深。却不知还能出否?
      
      其时宋金交兵已多年,又有伪齐国纠结其中,与金军沆瀣一气,交互对南宋用兵。宋廷一败再败,却仍无心一战,只冀望于偏安。战火连绵,越烧越广。灵宝山地近襄阳,尚非交战前线,但也多受波及。金军不时挥师南下,劫掠而去,生民亦受其荼毒。
      这一日,五人行至一座小村,却见村中荒无一人,只剩些断壁颓垣,上面染着暗褐的血色。野火烧点起缭绕的烟尘,吹散入村中,空静的巷中,唯有几具路尸,相互枕籍,不曾瞑目的双眼,依旧茫然望向自己的故土。独孤剑心中良为不忍,伍清薇紧紧闭起了眼睛,不敢再看。
      归隐子叹道:“老夫归隐才数年,世间便已成如此局面!生民多难啊!”
      龙八凝视着这些尸体,他的目光再不沉静,他拔步向前,抱起了一具村民的尸体。那尸体倒毙多日,身体已腐烂,尸虫白蛆在他的尸骨血肉中钻动,狞恶无比,但龙八却丝毫不以为意,他将尸体负到村中心,双手插入土中,用力挖了起来。
      独孤剑与降龙对望一眼,两人同时走向前,帮着龙八挖掘。三人都是默不做声,片刻功夫,挖出了一个大坑。直到坑挖了七尺多深,方圆两三丈,龙八方才住手,将腐尸慢慢放了进去。他将附近的尸体全都背了过来,放入坑中。独孤剑与降龙也来帮忙,但他们无论如何都受不了尸身上的恶臭,只好用树枝将尸体挑起,丢入了坑内。
      自始至终,龙八一言不发。等到所有的尸体都装入坑中之后,他静静地坐在坑边上,双手合十,默念了起来。
      独孤剑看着他,心中忽然泛起了一阵复杂的矛盾感。收埋尸体,为尸体超度的人,会是魔头么?但无论大颠、宫九音还是龙八自己,都直承他的滥杀,难道这人心中竟藏了两个灵魂,还是……还是别有隐情?
      独孤剑思索着,他能感受到龙八的功力已经恢复了八成多,再过一日,便可复原,那时,他必须要执行自己的允诺,同降龙、伍清薇联手,杀掉这个魔头。见到此时的龙八,他忽然有些迷茫了,他真的该杀掉此人么?
      龙八突然睁目,抬头,他的目光紧紧盯住独孤剑。独孤剑一惊,龙八的双目中升腾的,尽是杀意!那杀气宛如狂涛般冲卷而来,独孤剑猝不及防,脑中微微一晕,不禁又惊又怒,他不忍杀害龙八,哪知龙八却对他下了杀手!
      呛的一声,秋水剑出鞘,独孤剑剑诀一引,未虑伤敌,先护住自身。突然,就听龙八一字一字道:“阁下何人?”
      独孤剑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干枯而尖锐的声音:“不愧为龙八,我行迹潜藏得如此隐秘,仍然被你发觉了!”
      独孤剑大惊,长剑倏然前刺,顺着这一剑之势,猛然跃了出去。他的身子一动,一道阴柔的掌力从背后暗生,立即控住了他的身躯。独孤剑就觉恍惚之中,他的手、他的脚、他的心肺、他的身躯,都变成了完全独立的个体,相互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维系,他想要抬手,手丝毫不动,他想要逃跑,腿已完全麻木。他想要呼吸,但喉管中什么都没有,拼力吸榨的,却是自己的鲜血!
      这景况他从来没遇到过,简直就如同最深的梦魇,紧紧地勒紧他的灵魂!这梦魇仿佛从地狱中来,要将他的灵魂也带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去!
      龙八冷冷道:“你要动手,对我来就好了!”
      他的手平平抬起,一掌推了出去。
      独孤剑就觉一道大力猛然卷起了自己的身躯,而后猛地一提。虚空中仿佛什么东西被这股大力硬生生地扯碎,那股阴柔掌力忽然就从他的体内消散,独孤剑一口气这才喘了过来,却发现自己去势不变,正向对面飞去。龙八手掌伸出,握着他的手一提,将独孤剑放在坑边,他的目光却紧紧盯着对面,没有片刻放松。
      独孤剑身形才站定,立即转身。他忍不住想看看,方才几乎将自己拖入地狱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夕阳将落,余晖黯淡。
      装满尸首的大坑对面,虚立着一个黑衣人。他明明站在那里,阳光仍将一切照得很清楚,但他整个人都淡淡的,仿佛存在,又仿佛不存在。独孤剑才看了一眼,心中不禁兴起了一股烦乱之意,似乎这黑衣人乃是天下邪恶的总枢,多看一眼,就会给自己带来灾祸。
      黑衣人干枯的声音再度响起:“龙八,你伤还未愈,不是我的对手。我意不在你,只要你不出手,便可无事。”
      他的目光盯在独孤剑身上,干枯的声音似乎有了些笑意:“你是独孤剑?”
      独孤剑倒有些惊讶,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姓名?
      独孤剑茫然地点了点头,黑衣人道:“飞红笑也会失手,你果然不好杀。”
      独孤剑一怔:“你认识飞红笑?她去哪里了?”这句话一出口,独孤剑才觉得有些不妥,大敌当前,他居然关心的是飞红笑的下落。独孤剑脸上不禁微微发红,心虚的四下张望,好在降龙和伍清薇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黑衣人冷笑道:“出发前夸下海口,却又一击不中,自然要向老头子请罪去了。”
      独孤剑心中一紧:“老头子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黑衣人的抽搐似的笑了几声:“这些话,留着向阎王爷问去吧!”他的手突然凌空一抓。独孤剑就觉一道阴柔之力猛然从自己身周腾起,就宛如一张巨大的网,将自己裹住。那种身分体裂的感觉再度涌现,他情不自禁地在这股掌力带动下,向黑衣人凌空飞去。
      降龙一声大喝,猛然跨上一步,抓住独孤剑的衣领。那阴柔之力看似虚弱,但降龙这一抓,竟丝毫不能牵动它。只听一声轻响,独孤剑衣领被降龙拉断,但他的人,却依然向前疾飞。伍清薇一声娇喝,身子跟着纵出,与降龙一左一右,分别执住了独孤剑的左右胳膊,少林、峨嵋两种不同的内息灌入,独孤剑本身被封闭的真元立时被激动起来,三人气息再度混合为一,阳刚猛烈之相再显,宛如一个巨大的火团,轰轰然向那阴柔之力上撞去。
      黑衣人讶然道:“难怪!”
      阴柔之力猛然扩散,降龙、伍清薇同时都感脉门微微一凉,真气冲到手腕处,竟然再也不能前行,三人合力,竟被硬生生阻断!阴柔掌力跟着前行,将三人尽皆包了起来。伍清薇、降龙脸上都显出了与独孤剑同样的表情,显然也体会到了那种身体分裂的恐惧!
      黑衣人干枯地笑了起来,他一扬手,三人离地向他飞去。
      大风卷起,白云飞扬,三人忽然停住,龙八目光锐利,紧紧盯住黑衣人,身形霍然站起。
      黑衣人干枯的声音拔高:“龙八,你真要逆我么?”
      三人就停在尸坑的正中央,风云裂卷,与层层阴影在他们周围撞开!
      夕阳摇摇欲灭。
      龙八没有答话,他只是将手掌扬了扬。独孤剑三人就觉身子一暖,残灭的夕阳仿佛忽然亮了起来,在这一瞬间,火团一般的光芒包围住三人,将那阴寒之气尽皆抵消。龙八单掌缓慢收回,这股温煦的大力包裹住三人,向回聚拢。
      黑衣人的目光突然炽烈,他双手扫了出去。
      空静的村子里忽然卷起了一阵微风,似乎有阴云奔马般卷来,将整个天地遮住。夕阳虽然炽烈,但也穿不透云层,刚暖了片刻,便被这股苦冷的严寒完全冻住。茫茫之间,就见黑衣人双手舞动,层层寒气从他掌心腾跃而出,宛如无形的乌龙,困锁住三人的身躯,狠力拉了过来。
      龙八的身形晃了晃,他的内伤才好了八成,在这诡异的掌力交击下,稍吃了一点暗亏。但他所修的大风云掌独出一格,越是处于劣势,战意就越旺盛,威力就越巨大。此时眼见乌云遍天,整个村落似乎都笼罩在黑衣人的掌下,他的心中豪气陡生,突地一声大喝,身子拔地而起,刹那间越过三人,向黑衣人扑去。
      黑衣人似是料不到他如此拼命,真气不由一窒。龙八身在空中,左右掌一齐舞动,周身真气仿佛沸腾一般,从双掌中迭压而出。恍惚之间,青天也似被他双掌推动,向黑衣人当头盖下!
      黑衣人目光稍变,他手掌猝然伸出,跟龙八击到了一起。两股庞大的内息,一刚猛一阴柔,交接在一起时,竟然无声无息,龙八就觉那人双掌中宛如有个极大的涡漩,大风云掌卷起的无俦威力,竟然全都沉入了这涡漩中。
      龙八情知不妙,急忙抽身欲退,却就在这瞬息之间,黑衣人目中闪过一丝精光,阴寒的掌力夹着他方才击出的刚猛内息,潮水般疾吐,将龙八击了出去。
      龙八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宛如飞鸢般腾出。他在空中双手张开,一把将独孤剑三人扯住,身子翔空飞舞,宛如一只大雕般,落在了坑的对面。他一落地,立即挡在三人面前,沉声道:“你们快走!”
      黑衣人紧紧盯住龙八:“你本可以躲开的。”
      龙八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他的伤势更重,但他的目光中绝无丝毫退缩,光芒炽烈,盯住黑衣人:“他们三人于我有恩,我不能眼看他们送死。”
      黑衣人淡淡道:“那你就只有看着自己送死了!”
      他的手忽然轻抬,坑中的一具尸体忽然顺着他的手势飞舞腾空。尸体干瘪的面容对着龙八,他已死去多日,脸上的肌肉大半腐烂,随着这剧烈的动作,左边眼珠慢慢融化,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睁着这无目的眼睛,空洞地盯着龙八,手脚微微动着,仿佛初从地狱醒来,将要搏人而噬。
      龙八脸上变色,惊呼道:“御魂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