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风云由我


  •   霹雳般的怒喝响起,一道人影猛然插到了龙八与宫九音的中间,一柄戒刀带着森森冷辉,向龙八斩了过去。
      龙八凝然不动,因为他已看出,这柄戒刀用意并不是伤人,而是救人。救的人是宫九音,所以他不动。
      果然,那戒刀化成的冷辉挡在两人中间,戒刀的主人挽住宫九音,一退便是两丈。
      人退,自然刀也退,刀退,便不能伤人,所以龙八并不动。
      他的目光并未收回,却已看不到宫九音了。悠悠誓约,生死轮回,都似乎禁不住这灵宝山的风吹,忽然就散了。
      龙八忽然觉得身上好冷,他忍不住咳了起来。
      戒刀光芒敛住,显出一个满脸疤痕的大和尚。他见宫九音忽然后退吐血,情急之下,急忙抢上,怒喝道:“你这魔头,究竟使的是什么妖法?”
      戒刀遥遥指向龙八,这莽和尚专心于佛法武功,自然不明白情之深处。惟其不明白,所以更是忧急。
      龙八淡淡道:“大颠,多年不见,你仍然这么鲁莽。”
      大颠怒喝道:“不要讲得跟熟人似的!你这魔头,自从入了洞庭魔窟,便是我们正道的公敌。你杀了天龙、劫灭二长老,我今日誓要杀你报仇!”
      龙八闭上眼睛,面容上闪过一阵疲乏。
      大颠道:“你追随杨幺这样的妖人,迟早身败名裂,不如早死在我戒刀下,也好去超生!佛爷要杀上洞庭,将你们一个个斩成肉酱!”
      龙八猝然睁眼,冷冷道:“大颠,你本是我手下败将,什么时候又有资格向我叫阵了?”
      大颠冷哼道:“是你的手下败将又如何?我今日就要斗你!”
      戒刀摆动,斜斜在身前划了个圈子,平平推了出去。这只是柄普通的戒刀,只是稍重稍厚一些。但在大颠内息摧动之下,这柄戒刀的气势立时不同了。刀身上激发出的光芒,似是金刚晏坐,又似狮子低眉,隐然有慈悲之气。
      龙八的脸色变了变,看来数年不见,大颠的功力也增长了不少!
      大颠本有些鲁莽,但这路般若刀法展开,脸上的戾气登时消解,化为清奇。刀光看似舒缓,然而才一脱手,立即化为一道祥光,向龙八罩了过去。这正是最正宗的佛家降魔神通,大颠并未留一毫力气。
      雪亮的刀光在眼前闪耀着,他并不注目,只是默默地抬头,看着宫九音。
      我就要死在这里了么?他淡淡地想着,那么,我是否该去看看她?
      大颠见他完全置自己不理,不禁心下暗怒,冷冷道:“你就这么坐着,也想胜我?”
      龙八收回了目光,凝视着刀尖。他的万丈豪情被这芒般的刀气激发,渐渐回复:“要胜你,我本就不须站起来!”
      大颠啸道:“好!”那蕴蓄的般若刀气突然盛开,伴随着他这一声怒啸,轰然绽发出冰芒般的刀光,冷电掣空,这一刀再无任何花巧,一刀当头,向龙八闪电劈下!
      龙八目中显出一丝炽烈的光芒,左手挥了出去,手上绝没有一丝劲气,在大颠如此耀眼的刀光中,这只手显得过分朴实。但刀光无论如何闪耀,却始终掩不住那手。“叮”的一声响,龙八一指弹在刀脊上。
      他所有能凝聚起来的劲气也就在这一瞬间直透进戒刀中。他心脉受伤,这道劲气并不强烈,若大颠用的是宝刀,这点劲气丝毫没用,但恰恰这只是最普通的戒刀,只是稍重稍厚,所以戒刀就断了。
      任谁的兵刃在剧斗中忽然断了,都会禁不住一惊的,大颠也不例外。大颠一惊,龙八的右手立即击出。
      大风云掌。
      江湖多风云,风云尽由我。
      龙八虽然重伤,他虽然坐着,但大风云掌就是大风云掌,这一掌才出,满山的古木藤萝都是一颤,似乎也随着这一掌向大颠扑击而下。
      这一掌,聚合了灵宝山的钟灵毓秀之气,这一掌,乃是天地之威。
      这一掌才出,龙八脸上露出了傲色。当年的大颠挡不住这一掌,今日的大颠,也仍然不可能挡得住!
      但大颠嘴角却浮出了一丝笑,龙八脸色瞬间变了变,大颠忽然出拳,一拳击向龙八的右掌。
      罗汉长拳,少林寺最粗浅,最普通的武功,但却也是最有效的武功,这一拳,灌注了大颠所有的内息,狠狠击在龙八的右掌上。龙八一声闷哼,身形被击得飘了起来,重重撞在了山壁上。
      大颠看着自己的拳头,他的目光中已满是自信:“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用这么普通的戒刀,那是因为我斗的时候太投入,再好的兵刃,也经不起折腾。所以,我就只好用最便宜的戒刀了。”
      他笑了笑:“所以,兵刃折断,在我看来,实在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不值得惊讶。”
      他放下拳头,看着龙八。龙八挣扎着,站直了身体。
      他淡淡道:“若不是我重伤在身,你赢不了我的大风云掌。”
      大颠并没有生气,因为赢的人是他。他笑道:“你若是愿意这样想,我就成全你!”
      他扬起手中半截戒刀,向龙八走了过去。龙八静静地看着他,大颠心中忽然有了些烦躁,只想赶紧将这个人杀了,好快些回少林去。
      突然,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你不能杀他!”
      大颠怔了怔,他住脚,转头,就见独孤剑满身都是藤萝的残绿,狼狈万分地抢了过来。但他的眼神却是那么坚定,让大颠也禁不住想问一下理由:“为什么?”
      独孤剑踏上一步,挡住了龙八:“因为他说的不错,若不是他受伤在前,你又岂能赢他?”
      他的目光变得黯然:“而打伤他的人,正是我。”
      他没有提降龙跟伍清薇,因为他已知道,降龙跟伍清薇是少林峨嵋弟子,而大颠与宫九音,却是两派高手,他不想让两人为难。但他却一定要站在这里,因为他的心不安。
      他们就是飞红笑手中的棋子,被移来杀龙八。独孤剑一想通了这一点,他立即坚持爬上崖顶,去救龙八。
      大颠上下打量着独孤剑,冷冷道:“你可知道他乃是江湖上声名狼藉的大魔头?”
      独孤剑怔了怔,摇头道:“不知道。”
      大颠脸色和缓了些,戒刀沉下,道:“你可知道他一年前投入洞庭魔窟,然后便接连杀了少林、峨嵋等派十余名高手,这其中,就有我的师叔、师伯,更有九音的养父,秋松真人?”
      独孤剑一愕,飞红笑告诉了他龙八苦恋宫九音十一年,却没想到,他竟然杀了她的养父!一瞬间,他有些明白为什么宫九音如此恨他了。
      独孤剑摇头,讷讷道:“我……我不知道。”
      大颠道:“你现在想必知道他投入魔窟后,已经丧灭人性,倒行逆施。你快些走开,让我一刀将他杀了。”
      独孤剑有些犹豫,他看了看大颠,又看了看龙八。龙八淡淡道:“他让你走开你便走吧。你打伤我的事情,我不怪你。”
      龙八抬头,看着大颠:“成王败寇,今日既然是你赢了,就痛快些杀了我。你不早就将我当成魔头了么?”
      大颠道:“好!”提刀向前。独孤剑脸上神色变换来去,显然心中委决不下,但他的脚却绝不移动。
      大颠皱眉道:“你还不走开,一会伤到了你,须怪不得我。”
      独孤剑看着他手中的戒刀,又看看龙八,突然咬牙道:“我不会让你伤他的!”
      大颠大怒,厉喝道:“为什么?难道……难道你也是洞庭魔头?”他双眉耸动,杀意大生。
      独孤剑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什么魔头,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洞庭魔头,我救他,是为侠义。”
      大颠怒极反笑:“侠义?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是侠义?对坏人还讲什么侠义!”
      独孤剑承受着他凌厉的目光与刀光,又承受着他的讥刺,初出茅庐的他不禁有些情虚,但想到自己一旦躲闪,没有还手之力的龙八只怕就会被他一刀剁成两截,是以心里虽然虚怯,但脚步却半点也不肯移动,道:“师父跟我说,侠义是不分好人坏人的。我偷袭伤了他,心中有愧,便不能再让别人伤他了。”
      大颠森然道:“就为了你一人之愧,便放任他为祸江湖么?”
      独孤剑摇头道:“等到他伤好之后,若他真的是个魔头,天涯海角,拼上我这条命,也要杀他,还前辈一个交代。”
      大颠盯着他,目光由愕然而变为讥嘲,上下打量,仿佛是看着个怪物,突然大笑道:“你想做一个大侠?”
      独孤剑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想。”
      大颠倏然收住笑容,冷冷道:“当大侠就要有大侠的本事,你且接我这一刀,看看是否有这个本事吧!”
      刀光若雪,指向独孤剑。大颠心中的烦躁感更重,眼前这个小毛孩子挡住他,口口声声大侠长大侠短的,岂不是在讥刺他不是大侠么?想到这里,他的刀光中便多了一丝怒气。
      突然一人道:“不对!”
      大颠遽然转头,就见降龙快步跨了出来。大颠心中不悦,但降龙乃是少林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大颠向来喜欢他,勉强压住怒火,道:“降龙,师叔哪里不对了?”
      降龙先不答他,径自走过去,跟独孤剑站在一起,道:“并不是有本事才能做大侠,师叔,你不是也曾教诲过我么?”
      大颠道:“那不同!这里没你的事,你快回去!”
      降龙摇头道:“师叔,你又错了,击伤龙八,也有我的一份。我也想做个侠义之人,所以,我绝不会退后。”
      他伸手招了招,道:“你也出来吧!难不成你一脚将我踹出,自己却躲了起来?”
      伍清薇衣袂飘动,越众而出,笑道:“要是想躲,就不会踹你了!”
      晓露大惊,道:“伍师妹,你快些回来,那人是万恶不赦的魔头,你不可跟他们混在一起!”
      伍清薇冲她摆了摆手,转头对降龙与独孤剑道:“我们是不是立个誓言?”
      独孤剑道:“什么誓言?”
      伍清薇抱拳冲天,朗声道:“弟子伍清薇,在此立誓,若龙八真是魔头,今日救他,日后千艰万险,也必杀他。否则天诛地灭,永不超生。”
      降龙与独孤剑一齐抱拳,朗声将这誓言念颂了一遍。三人对望,忽然都觉胸中尽是豪气。
      大颠冷笑道:“凭你们几人这几句闲言淡语,就想让我放过这魔头,如意算盘打得倒好。想做大侠,先接得了我这一刀再说!”
      独孤剑踏上一步,秋水剑掣出,将伍清薇护在身后,与此同时,降龙也是一大步跨出,更比独孤剑要靠前,禅杖横在身前,全神戒备。他深知自己这位师叔浸淫武学,心无旁骛,这一出手,只怕就是雷霆一击,却哪里敢有丝毫怠慢?
      大颠见他们如此郑重严肃,倒不由一笑,暗忖若是连三个小鬼联手都打不过,这辈子的威名何在?他刀势一展,一股杀气冲了出去。
      降龙眉峰一轩,周身真气登时被这股杀气鼓动,大喝一声,禅杖当空罩了下来。
      他他才一动,独孤剑与伍清薇立即将功力传到了他身上。瞬间三人劲气合而为一,禅杖夭矫如龙,大颠的笑容登时收起。戒刀摆动,杀气更形凛冽!
      他身形展动,戒刀倏然刺出,铮的一声响,正刺中了禅杖的杖尖。一股极其沉雄之力,如山岳崩塌,向降龙周身经脉冲了过来。独孤剑情知不妙,全力牵引着伍清薇的内息,向降龙体内送去。两股劲气在降龙体内交会,却依旧敌不过大颠那霸道凌厉之极的真气强攻。片刻功夫,降龙额头涔涔汗下。
      大颠冷笑道:“侠义?先顾自己的命吧!”
      独孤剑心中兴起了一丝茫然,难道他不该讲求侠义么?他无法找到答案,只有竭尽每一分力气,艰难支撑着。降龙的身子剧烈颤抖,他紧紧咬住牙,不吭一声,但独孤剑知道这痛苦是多么巨大。
      他还该不该坚持?一瞬间,他的心中充满了矛盾。
      突然,一个柔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记住,你又欠了我一次情!”
      一枚石子击在了他的肩膀上,这枚石子中蕴含了一道并不强烈的寒气,迅速没入了独孤剑的体内,循着他的内息渡给了降龙。这寒气不强,却凝练之极,宛如一枚针般,倏忽飘动,在大颠的心脉上狠狠一刺。大颠功力雄厚,这一刺自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但也让他的心猛地一悸,大颠不由掌力一滞,被他压制多时的三人合力终于抓住了这个机会,汹涌喷发而出,大颠身形被推得踉跄后退,跌进了人群。
      伍清薇惊喜道:“我们胜了!”
      她欢呼雀跃着,跟每个人击掌庆贺。独孤剑却高兴不起来,他的目光望向那个山洞,那里面似乎有个红影闪了闪,对自己笑了笑。——她为什么又要帮我?独孤剑的心,迷惑了起来。
      大颠脸上忽青忽白,他实在想不到,自己会败在这三个小孩子手下。
      大颠看似粗豪,武功也走强猛一路,但粗中有细,每次决斗中,都能出奇兵制胜。但他跟龙八一样,也轻视了三人合力,更想不到,三人的阳刚之力中猛然窜出了一道阴寒之气,瞬间破了他的护身真气。
      大颠执着武学,对胜负看的很淡,但对自己竟然如此轻敌,却倍感惭愧。若是他全力以赴,将三人当作对等的高手来看待,未虑胜,先虑败,七分攻,三分守,那么这阴寒之气再强十倍,也未必能伤得了他。他越想越是惭愧,一时怔怔无语。
      他身后灰袍的少林弟子与灰衣的峨嵋弟子们都看着他,等着他的示下。宫九音仍陷在思绪迷惘中,大颠就成为了他们暂时的领袖。大颠自怨自艾了片刻,挥了挥袖,道:“是我败了,你们走吧!”
      他心灰意懒,便不再管龙八是死是活。独孤剑大喜,与降龙扶起龙八,就要下山。忽然清音盘旋,宛如彩凤翔舞,将他们压住。就见宫九音抱着九霄环佩,身子冉冉升起。她的脸上浮起一丝嫣红,目光冰冷地盯着龙八,她的嘴唇紧紧抿着,突然用力在琴弦上一划。
      本是袅袅的琴音立即翻涌滚腾而起,轰然如大海浪涌,向四人冲了过来。琴音互相积压冲击,大声怒发,竟然有干戈金鼓之音,恍惚之中,宛如万千兵马冲锋疾至,这灵宝山头,立即变成了千里战阵!
      独孤剑脸色一变,急速道:“快退!”
      龙八凝视着琴音在空中划过的尖锐纹波,似乎也陷入了茫然。独孤剑一把拉过他,指着那小小的山洞道:“快钻进去!”
      四人顾不得犹豫,急忙闯进了先前围堵飞红笑的山洞。只听身后乒乓之声不绝,琴音倾洒在洞口石壁上,将这座名山上的千年古石撞得四下飞溅,洞口一片尘土迷蒙。
      人影闪动,那些灰衣灰袍的僧人尼姑纷纷追了过来。四人不敢怠慢,急忙向山洞深处奔去。独孤剑见飞红笑再度在山洞中出现,便知这山洞实有别的出口,是以并不太担心身后的追兵。哪知那些人轻功尽皆绝好,在这逼仄的山洞中尽情施展,转瞬就追到身后。独孤剑心中忧急,突然只听身后追兵中传来几声惨叫,与此同时,大颠的怒骂声响彻洞府:“龙八!你这卑鄙的小人!你竟然布了这么多暗器来对付我们!”
      龙八脸色丝毫不动,似乎没有听到这些喝骂。独孤剑情知是飞红笑做的手脚,只是不知道她如何让过他们,却只伤了追兵。虽然稍有卑鄙之嫌,但独孤剑心中也不禁泛起了一阵感激。如没有飞红笑的帮助,他可真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这些追兵。
      山洞曲曲弯弯,终于,面前显出了一丝亮光,却已到了灵宝山下。独孤剑四下张望,并不见飞红笑的影子。
      春山寂寂,她就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
      独孤剑的心中忽然泛起了一阵怅惘。
      这个要杀他,却又帮着他的女子,身上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让独孤剑琢磨不透。
      
      灵宝山后山一处石亭上。
      云烟缥缈,淡淡的霞光将青色的石亭罩上了一层彩光,早春的山樱正开得绚烂,清风一过,便舞起漫天粉红。
      宸随云站在亭中,抱着肩上的檀香兽,目光注视着眼前的老者,良久无语。
      白云从他们身后飘过,落花在他们面前飞舞,连山中小兽也悠闲的从他们足边走过,似乎这两人就是灵宝山上的两块山石,已在这里矗立了千万年之久。
      宸随云望着老者,终于开口道:“师父,为什么要阻止我?”
      老者的神色显得更加苍老:“我只是想让你放过他们。”
      宸随云摇了摇头,脸上浮起一丝苦笑:“同样是你的弟子,为什么您处处维护他们,而我唯一的心愿,您也不想替我完成?”
      老者摇了摇头:“你的心愿,逆天犯俗,本是不可能完成的。”
      宸随云猛然抬头,银色长发如云般在山风中流散,淡淡的眸子中漾起波澜:“为什么?难道守护我的国家,守护万千生灵,竟是错的么?”
      老者注视着他,眼中仿佛蕴着无尽的忧伤:“随云,你真的是为了守护这个国家,还是只为了守护一个人?守护你自己的一段记忆?守护你曾许下的一个承诺?”
      宸随云无语,他抬头仰望青天,唇边浮起一丝冷笑:“那又如何,总之我所要的,就一定会得到。”
      他轻轻摊开手,一片落樱打着旋儿从半空飘下,落在他手心。
      他凝视着这片脱离了生命之源的樱花,微笑道:“所以,凡是修习过血魔搜魂术的人,都一定要死。龙八也不例外。”他的笑容是如此生动,整个山岚似乎都随他一起笑了起来,但他的声音,却是如此森然。仿佛那来自冥界的判决,一旦作出,就无法更改。
      老者摇了摇头:“龙八不会去破坏五行封魔阵。”
      宸随云一笑:“师父,您应该知道我的性格,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老者长长叹息了一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没变。”
      宸随云抬起头,对老者粲然一笑:“这么多年……师父,您却老了。”
      老者良久无语。是的,他已经老了,是应该将这个天下让给年轻人了。他长叹道:“随云,你说得不错。五年前,我已立誓归隐,不问世事。但这归隐二字,又谈何容易。”
      他沉吟片刻,又道:“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做,那么把龙八留到最后一个。”
      宸随云轻轻握上手掌,万千粉色的尘埃从他指缝中蓬散,他点头微笑道:“好,师父,我再听您一次”,他微微抬头,银发散开,那张清俊无双的脸完全沐浴在阳光之下,他轻轻合上双目,重复道:“——最后一次。”
      老者神色凝重,缓缓点头。
      宸随云拍了拍肩上的檀香兽,小兽发出一声轻轻的喃呢,将毛茸茸的尾巴蜷在他的脖子上。山中云雾缥缈,宸随云转身而去,全身缨络飘飞,片刻就已消失在氤氲霞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