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灵宝魔影


  •   再走了两日,到了襄阳近处的灵宝山。归隐子忽然道:“母蛊叫声弱了下去,可见飞红笑就在附近。”
      降龙面容一肃,缓缓运转内力,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独孤剑与伍清薇也不敢大意,各自将宝剑抽了出来。灵宝山并不太高,山灵水清,看去极为隽秀。虽没有武当山那么庄严巍峨,但却如小家碧玉,婷婷动人。
      归隐子道:“且让我问问觅踪母蛊,看飞红笑到底在哪里。”
      他轻轻敲着金壶,那母蛊忽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啸声,将金壶撞得砰砰作响。归隐子皱眉道:“蛊老兄,你是不是疯了?”
      那母蛊啸声越来越尖锐,归隐子的眉头也就越皱越紧。
      突然,就听一个柔媚的声音道:“你们是在找这个东西么?”
      四个猛然回头,就见飞红笑临风站在一块巨石上,纤纤玉指上捻着一个小小的金色虫子。
      归隐子叫道:“你……你不可能发现的!”
      飞红笑淡淡道:“我本绝不会发现,但你不知道,我是有洁癖的。这两日我老是觉得身上有股异味,本以为是跟你们几个邋遢货交手后染上的霉味,但走了这么远,味道不但不弱,反而越来越浓,就不由我不怀疑了。我仔仔细细检查了两个时辰,才发现了这只小虫子。”
      归隐子长长吐出一口气,道:“连这么小的虫子身上的味道,你都能闻出来,你这洁癖可真是厉害啊!”
      飞红笑轻轻笑着,突然用力一捏,那子蛊倏然就被耀雪寒辉内息冻成寒冰,跟着被她捏成了粉末。那金壶中的母蛊发出一声凄厉的啸声,高高跃起,撞在了壶盖上,跟着就没了气息。
      归隐子惨叫道:“我的子母觅踪蛊啊!那可是我花了二十两金子买来的!”
      飞红笑的笑容渐渐凌厉:“我不知道你们追来做什么,是专程让我来杀你们的么?”
      降龙怒喝道:“我要为我的兄弟报仇!”
      飞红笑纤纤玉指点向独孤剑:“你要是报仇,就应该找他才是。”
      降龙怒道:“明明是你杀的人,为什么要找他?”
      飞红笑轻轻叹息着,她看着降龙,眼中有一些怜悯:“冤有头债有主,你总该知道我是杀手,杀手只会在一种情况下杀人的!”
      降龙脸色变了变,他大笑道:“你想说他是你的雇主?你想离间我们?我怎会信你?”他虽是这样说,但他的心已动摇,因为他对独孤剑了解并不多,而武当的种种恶名,却是口耳相传已久了。
      飞红笑柔声道:“你若是不相信,那也由你。”
      降龙一字一字道:“我只看到我的兄弟们是死在你的手上,无论如何,我都要先杀你!”他大喝一声,禅杖嗡然大响中,劈头盖脸向飞红笑击了过去。
      独孤剑愤然道:“姑娘一再嫁祸于我,是何居心?”
      飞红笑娇笑道:“我们的生意,以后再谈,我先打发了这个鲁莽和尚再说!”
      她突然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同时,她的身影宛如云朵般飘了出去。只是这朵云却是飞云,快到不可思议的飞云!
      云倏忽就窜到了降龙的面前,降龙吐气开声,一声霹雳般的大喝,禅杖威猛无比地击了下来。
      飞红笑轻声道:“这个法子已经行不通啦!”
      她的身子倏的窜了起来,竟然凭借轻功在禅杖上点了点,凭空而起!银铃般的笑声却宛如追魂锁命一般,响个不停。降龙禅杖被她踏中,顿时一股劲气传了过来,将禅杖直压下去。这股劲力施展得巧妙无比,顺着降龙禅杖来势,让他完全无法抵挡。降龙一声大喝,禅杖借势击在地上,循着那股反弹之力,身子也是一跃而起,一杖向飞红笑追袭而去。
      飞红笑银铃笑声突地一歇,清叱道:“小姑娘,到你了!”
      身子猛地盘旋而下,向伍清薇怒冲而去。伍清薇一惊,就见飞红笑刹那间一双纤手已然递到了伍清薇面前!降龙禅杖才击到空中,伍清薇已然遇险。他生恐伍清薇再度中了飞红笑的暗算,情急之下,双手舍了禅杖,双掌夹风,向飞红笑追击而来。
      耳边突然闪过一串娇笑。飞红笑身子柔到极处地转折过来,啪的一声轻响,双掌与降龙对在了一起。顿时耀雪寒辉掌那凌厉的寒冰之气从掌心直透而入,牵动降龙前番未愈的伤势,刹那之间将降龙几乎冻了个透!
      娇笑索命,飞红笑双掌中生出一股吸力,黏着降龙,向独孤剑两人撞了过来!
      独孤剑大惊,只见降龙耳边白茫茫的,竟然结了一层冰珠。他心念电转,突地大叫道:“快!将内息贯到降龙体内!”
      伍清薇猛地领悟,跟独孤剑同时出掌,按在了降龙的背心上。峨嵋、武当两股内息冲进降龙经脉中,登时与他本身的内息化而为一,栩栩然生出一股阳和之力,按照大周天、小周天盘旋起来。他们的内功本出同源,有相同处,也有不同处。此时调和归一,求同存异,登时便汇聚一处,将降龙的金刚伏魔禅功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飞红笑脸上立即闪过一道血红,被九阳真气、狮子吼两下交逼,心神燥跃无比。降龙狮子吼一声更比一声霸猛,同时真气宛如海风狂潮,汹涌而至。飞红笑脸上血红越来越浓,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降龙与她离得实在太近,这口鲜血喷得他满脸都是。他生怕飞红笑趁机逃掉,全然不理,只是全神贯注,打定主意要将飞红笑立毙掌底,为他的兄弟们报仇!
      猝然一道寒光闪过,向他的面门猛劈了过来。降龙仓促抽手一挡,那道寒光猛然炸开,降龙一声惨叫,身上也不知着了多少下,剧痛无比。他也不知道这寒光是什么,哪里还敢恋战?急忙松手后退,却见鲜血点点而下,也不知是飞红笑一口所喷,还是自己的伤口所流。
      飞红笑喘息数度,她脸上的血红褪去,变得惨白无比,却依旧娇笑道:“想不到你这鲁莽和尚,竟让我舍去了一柄碧玉剑。”
      叮叮数声响,几片玉屑从降龙面上伤口处掉落。飞红笑道:“不要害怕,这是玉剑,没有毒的。”
      降龙恨恨道:“饶你伎俩再多,却又如何逃脱?告诉你,你的寒冰掌力已经没用啦!”说着,一掌向飞红笑击去。
      飞红笑淡淡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可是你们可敢与我的帮手一战?”
      她悠悠道:“我修炼的是寒冰掌,他修习的是烈火功。不知道你们的九阳劲气遇到了他的火掌,又会怎样呢?”
      她轻轻一笑,身子纵起,就在漫天的风中轻轻一折,已穿林而入。
      降龙大叫道:“你跑到哪里去?”大步追了下去。
      独孤剑等人生恐他出事,急忙也追了下去。远远只见飞红笑身子几折,轻烟般没入了山腰的一个古洞中去了。
      
      古洞窈暗,降龙身子窜起,向洞中掠去。
      独孤剑一把拉住他,道:“不可冲动!”
      降龙怒道:“这妖女受了我们三人合力之伤,正是诛杀她的好时机,怎能不追?”
      独孤剑道:“这洞中有她的帮手。若是冒冒失失闯进去,很容易中了她的暗算。敌在暗,我在明,需要长久计量才是。”
      伍清薇笑道:“你看这山如此大,只怕此洞并没有别的出口。我们守在这里,不管妖女还是同伙,只要一露头,我们就一拥而上,打她个措手不及!”她顿了顿,恨恨道:“叫她每次都先伤我!”
      独孤剑点头道:“伍师妹所言极是。师父,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对付得了烈火掌?”
      归隐子沉思片刻,摇头道:“方法是有,但是需要的东西一件都没有。”
      独孤剑道:“如此我们就更不能妄动了。虽然破不了烈火掌,但我想我们三人内息既然能够相合,三人联手,也是威力倍增,远胜于各自出手。降龙大哥内力较高一些,就在前面,我居中接应,伍师妹在最后,将内力传给我们。”
      降龙道:“你师父呢?”
      独孤剑尚未答,归隐子道:“我骑着红儿看风景。”
      伍清薇一剑又要刺过去,独孤剑忙止住她,道:“师父是世外高人,不会为这种小角色出手的,我们还是筹划自己的吧。我们两人将内力汇到你体内,无论是谁出来,你都是一杖击下,千万不可迟疑犹豫,先伤了他们一人,我们才有胜机。降龙大哥知道了么?”
      降龙点了点头,豪笑道:“就交给我了!”他用力紧了紧禅杖,笑道:“无论什么乌龟出来,我都一杖打他个缩头!”
      
      三人商定好了策略,就开始实施。伍清薇在后,将峨嵋内息如同涓涓细水,注入了独孤剑体内。独孤剑清灵绵密的武当真气裹住了这股内息,再传送给降龙,与他本身刚猛霸道的内炁合混。清、柔、刚三种不同的真气,却恰好互相补充,混成不分彼此的一股强大内力,在降龙的导引之下,缓缓凝聚到了双手之间。他魁梧的身材傲岸挺立,禅杖高举,就宛如怒目金刚一般,全神贯注地盯着洞口。
      一时群响皆寂,似乎连天地都在等着这惊雷闪电般的一击。
      猝然,山洞中暗影一闪,一人急速窜了出来!
      降龙目光一炽,惊天动地一声大喝。那人倏然抬头,被降龙这一吼震得身形一散,那击山山塌、击海海裂的一杖,向着他当头压下!这一杖混合了三人全部功力,蓄势已久,岂是寻常能挡?威力大到极处,速度快到极处,反而无声无息,只幻出一团暗影,倏忽就击到了那人头顶!
      那人目光连接变幻,倏地一掌击出。这一掌出手,他的身子忽然就变得高大起来,似乎整座灵宝山都化身为他,随着这一掌站了起来。
      这一掌,不是以他一人来迎战,而是以山之力,以天地之力!
      降龙目光忽然变得炽烈无比,他能读出此人掌意,那正是至刚至猛,至威至烈的最高境界。修到这种境界,万邪不能侵,天上天下,唯此一掌而已!他的争强好胜之心被强烈地勾了起来,当下再无保留,将这十几年性命交修的真气,全都灌到了禅杖上!
      独孤剑伍清薇就觉一股极强的吸力从降龙体内传来,情知他要拼命,也都是竭力将自己的功力灌输进去。这一杖,几乎凝聚了三人全部生命的精华,注定无人能挡,无人能架!
      那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他的手掌忽然动了动,散成了几十重掌影,降龙再也分不清楚他这一掌要击向何处。忽地掌影合一,那人一把抓住了禅杖!三人凝聚的力量顿时如山崩海啸般冲了开来,那人虎口震开,他知道自己绝无法抵挡这股大力,急忙松手后退,降龙喝声宛如霹雳,禅杖闪电般追袭而至。那人掌影飘忽,一面疾退,一面在杖头上快捷无伦地连击了十几掌。降龙禅杖去势一慢再慢,他突然一声大喝,禅杖轰然掷了出去。
      劲风压体,那人情知再也无法使巧躲闪,深深吸了口气,双掌缓缓推了出去。众人都恍惚有种错觉,灵宝山似乎随着他双掌之势,前挪了半步。降龙的禅杖与他掌缘一碰,立即顿住,就宛如凝结了一般,再也不动分毫。
      那人突然身子一阵摇晃,一口鲜血吐出,苦笑道:“好杖法、好武功!”
      他的身后红影忽然闪了闪,飞红笑双掌悄无声息地印在了那人后背上。那人剧斗后涨红的脸色倏然就变得一片煞白,回手一掌拍出。他中了飞红笑的暗算,体内寒冰真气如割如裂,出掌比平常慢了许多,飞红笑身形如电,就将他这一掌躲开,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龙八,我这个杀局怎么样?”
      那被她称为龙八之人身子又晃了几晃,沉声道:“好个杀局!想不到我八少爷纵横江湖未尝一败,今日竟折在你这个女娃子手中。”
      飞红笑娇笑道:“那是你八少爷客气了。我找了这几个人来,就是赌定你见到他们名门大派的武功,一定会手下留情的。”她的笑容妩媚无比:“只是你一旦留情,那自己就非死不可了!”
      龙八默然,似乎在黯然自己上了这番恶当,忽然笑道:“好!好杀局!只是这杀局难道真的就杀得了八少爷么?”
      他的身子倏然一长,双目蕴怒,宛如闪电一般燎向降龙。登时宛如千军万马一齐冲了过来,刀戈闪亮,杀气铺天盖地!
      这一步看去极为拙朴,但又灵活无比,降龙仓促击出的一杖,独孤剑冷电般飙出的一剑,都被龙八闪了开来。他的手掌伸出,一把就抓住了伍清薇的长剑。他的手仿佛不畏刀剑一般,轻轻一拧,伍清薇就觉手上剧震,长剑脱手而出。龙八双掌弹下,伍清薇就觉身子一阵酸麻,几处穴道全被他点住了。
      龙八冷冷道:“名门正派既然自甘堕落,那我就代你们的掌门清理门户。”一掌向伍清薇头顶劈下。独孤剑与降龙大吃一惊,齐声道:“不可!”两人齐齐抢了过来。
      龙八冷笑道:“想不到你们还重情重义!”突然一拳向降龙禅杖击了过来。
      降龙大喜,怕的是他不招架,去杀伍清薇,只要他肯招架,大不了拼命就是了!哪知龙八左掌已然抓住了他的杖头,用力一压。降龙内力全部灌到了杖头上,正在用力击下,被他这出其不意地一压,杖势登时偏了,一声大响,正击在独孤剑的秋水剑上。剑影散乱,立时被这一杖击溃。降龙怒发冲冠,大吼道:“是男子汉大丈夫的就来干干脆脆拼一场!”
      龙八突然一声大吼:“好!”他这声大吼,竟然比降龙还要响亮,一掌向降龙击了过来。
      独孤剑急道:“降龙,不要跟他拼力,守住!”
      降龙怒道:“守什么守!看我砸他个稀巴烂!”
      龙八的眼睛忽然盯在独孤剑身上,叹道:“你竟很有这等眼光,可惜走错了路!”他突然合身扑上,双掌全力使出,向着独孤剑扑下。
      独孤剑见他来势猛恶,情知不可硬敌,长剑在身前连刺三下,剑光雪电般抖动,将身子护住。他知道龙八中了飞红笑的暗算,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只要能守住片时,就是胜了。
      龙八叹道:“良材美质,可惜、可惜!”
      独孤剑有心解释,可是龙八双掌宛如山风呼啸,逼得他喘不上气来,又如何解释?飞红笑笑吟吟地负手看着,似乎是在等双方拼个两败俱伤,又似乎是在寻更好的偷袭机会。无论是那种情况,都对独孤剑等人大大不利。
      龙八数掌不得手,心下焦躁,突然住手。
      独孤剑剑意立即变化,反守为攻,就在这变化的瞬间,龙八右手突然探出,一把将他的长剑抓住,跟着左手一掌向他的胸膛按了过去。
      飞红笑脸色一变,长啸道:“不可杀他!”
      她双掌满蓄耀雪寒辉真气,玉白一片,向着龙八击了过来。
      龙八冷冷道:“那就杀你!”掌力猛地一吐,独孤剑破空飞出,正跟飞红笑撞在一起,向悬崖下落去!
      降龙大叫来救,却哪里来得及?独孤剑与飞红笑在灵宝山轻云中闪了一闪,就再也看不见了。降龙目眦欲裂,禅杖舞动,向龙八扑了过去。这一次他不再是比拼,而是拼命!
      龙八体内寒冰真气搅动,难受之极,但两名劲敌已去,又有一人被点住穴道,只剩了一人,他还怕什么?料想不出十掌,就可让这失去理性的莽夫躺下。他掌势摆开,目光一寒。
      突然,一人淡淡道:“龙八,你竟敢伤我的弟子?”
      灵宝山上,突然多了十几个灰衣人。
      龙八脸色一变,顾不得伤降龙,身子突然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