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宝杖降龙


  •   独孤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当下点了点头。
      那人目光猛地一浓,陡然一声大喝霹雳般响起,三人都是脸色剧变,忍不住捂住了耳朵,那大喝宛如巨锤猛鼓,轰然怒击着三人心头。那人双臂一举,宛如天王托塔一般,那柄巨大的禅杖已然宛如泰山压顶般砸了下来。
      杖未至,风声猛恶,刮脸生痛。此人竟然一出手就是辣手!独孤剑大吃一惊,一剑上撩,向那人杖上迎去。两者风声才接,独孤剑就觉内息一沉,浊气升至胸口,竟然就无法再吐出。那人杖影如山,铺天盖地而来。“喀”的一声响,独孤剑的长剑断为两截!
      独孤剑一声清啸,左手突然探出,两指点在了断剑剑脊之上。断剑立时破风嘶啸,向那人冲了过去。那人招数丝毫不变,劲风充溢,将断剑荡开,猛地踏上一步,猛恶的杖风仍然向独孤剑当头压下。
      独孤剑身形一变,再变,那禅杖却如影附形般,紧追着他不放。独孤剑一上来就失了先手,被这等强猛杖风罩住,想要反击,却又如何能及。那人功力却是越聚越强,打定主意要将独孤剑一招毙在杖下!
      伍清薇看得心头大急,猛力摇晃着归隐子,道:“你快想些办法!”
      归隐子被他摇晃得头昏脑涨,皱眉道:“要想以弱胜强,哪有那么容易?除非是他有千剑万剑,才能破得了这等疯魔杖法!”
      听到“千剑万剑”四个字,独孤剑心中灵机忽如电光石火般动了动。他手中的另半截剑突然撩上,一触之间,已然裂成了万千碎片。独孤剑真气一鼓,那些碎片尽皆被他的内息激动,化作万千流荧急电,向那人冲了过去。
      那人冷冷一笑,道:“这些小东西能做得了什么?”
      独孤剑也笑道:“能做的就是这个!”
      那人如山杖影将碎剑流芒罩住,瞬间粉碎。但散乱光影中,一枚碎剑却急速冲出,钉在了那人虎口上。那人一声大叫,禅杖猛地脱手,喀嚓一声响,将边上一株合抱粗的大树砸为两截。
      独孤剑微笑道:“你输了!”
      那人满脸不置信,道:“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输!”
      独孤剑道:“那就继续打好了!”他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小截断剑,剑诀一引,武当剑法蓄势待发,向那人冲了过去。
      那人急忙招手道:“慢些,待我取回兵刃再说!”
      伍清薇撇嘴道:“方才又不说慢些!”
      那人笑道:“这本是我的战术,不能说是偷袭!”
      他一面说,一面抢过禅杖,一声大喝,身子猝然转过,一杖击下!他这大喝毫无朕兆,杖影出手迅捷无比,但却忽然不见了独孤剑的影子。那人微微一愕,猛地背后传来一道炽烈的火气,就仿佛七月流火一般,瞬间没入了他的身躯。他满身热血就如沸腾了一般,双目被急血一冲,刹那间只觉天地明亮无比,却又猝然昏暗,他那伟岸的身躯轰然倒地,竟然就此晕了过去。
      独孤剑翩然从树梢上跃了下来,歉然道:“看来出手太重了,他没这么不经打吧,居然只挨了我一下炙阳剑气就晕过去了。”
      归隐子笑道:“废话,本派剑术何等神妙,又岂是他能够承受的?你过去看看,不要将他打死了!”
      独孤剑也正有此担心,伍清薇道:“慢着!”
      她远远伸脚,将那人的禅杖踢在一边,然后拿着藏到了草丛中,这才放心道:“你可以去看了!”
      独孤剑修过一些粗浅的医道,试了试他的脉搏,但见洪亮旺相,不似内伤,放了一半的心。猛然之间,那人双目睁开,一把将独孤剑推开,身子跃起,就是一声大喝,跟着便是一声痛哼。
      却原来是那人习惯成自然,大喝之后就是拔禅杖、挥杖,但禅杖已经不见了,那人空着一双拳头挥下,用力过猛,拳头狠狠砸在自己的胸口。独孤剑跟归隐子还忍得住,伍清薇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人怒道:“杖呢?我的杖呢?”
      伍清薇笑道:“你猜猜?猜出来就给你!”
      那人道:“恶徒,竟然抢我的宝杖,我少林降龙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伍清薇眼睛睁大:“降龙?你就是少林第一少年高手降龙?”
      那人傲然道:“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伍清薇上下打量着他,突然伸手,用力在他的头发上一扯。降龙一声怪吼,一丛乱发被伍清薇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降龙怒道:“你做什么!”
      伍清薇疑道:“你既然是少林寺的,为什么不是和尚?”
      降龙怒道:“为什么少林寺的就都是和尚?他是武当的,为什么不是道士?”
      伍清薇撇了撇嘴,道:“武当是魔教,你也是魔教么?”
      降龙一窒,伍清薇笑道:“不过我可以保证他们不是魔教,是好人。”
      降龙冷笑道:“你这魔女的保证也信得过?听说你这次下山是因为将掌门师太的玉莲花给打碎了,是不是啊?”
      伍清薇脸色一红,道:“我只不过舞了一下,我哪知道玉莲花一碰就碎?那怎么怪得了我?”
      降龙不去理她,转头对独孤剑道:“你们是好人?”
      独孤剑眉头皱了皱,叹道:“听你们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好人,武当派是不是魔教。不过我以后绝不找你们比武,不抢你们的东西就是了。”
      降龙仔细盯着他,点头道:“我佛慈悲,万物皆有佛性,我便相信了你。那你快些将少林的金浮屠还了我,我好回去向方丈覆命。”
      独孤剑道:“什么金浮屠?”
      降龙道:“你几日前夜闯少林寺,将盛放上代方丈舍利的金浮屠抢走,还留名挑衅,难道你还想抵赖不成?”
      独孤剑大叫道:“哪有此事!”
      降龙道:“怎会没有此事?你一个刚出道的小辈,难道还有人假冒你的名声不成?你以为你是我降龙?”
      独孤剑呆住了,他实想不到踏入江湖还不到半日,竟然就受了这么天大的冤枉!他哭丧着脸对归隐子道:“师父……”
      归隐子淡淡道:“不是我们做的就不是我们做的,怕他做什么?反正他又打不过你!”
      伍清薇笑道:“打得过也是死!你这下忙了,降龙回去,估计十八罗汉会来找你,罗汉完了,就是护法,护法完了,就是三大高僧,我就跟着你,便会有数不尽的热闹可以看了!”
      降龙大喝道:“都住口!”他盯住独孤剑:“真的不是你?”
      独孤剑摇头道:“当然不是我了!我要你的金浮屠做什么?”
      降龙道:“好!那你随我望少林寺一趟,跟主持解释清楚了,自然就没事了。”
      独孤剑还未答应,伍清薇大喜道:“你……你是说,你要跟我们一路?”
      降龙道:“那是自然,不但一路,而且要保护你们的安全。”
      伍清薇笑吟吟道:“可是你方才输了。”
      降龙不服道:“那是我大意了。否则我这疯魔杖法无坚不摧,岂能让一枚小铁片就破了?”
      伍清薇笑道:“不管怎样,反正是你输了。你可知道,我们这边有个规矩,输了要做饭的!”
      降龙脸上突然没了表情:“做饭?”
      他接着大笑起来道:“做饭又有何难?”
      他左右看了看,突然一头撞在了一株大树上。刷拉拉一阵响,大树枯枝落了一地。伍清薇赞道:“好个少林铁头功!”
      降龙左手成抓,身随之转,宛如一条青龙般围着树干疾上,那树干背阴处生的木耳尽皆被他抓在手中。伍清薇赞道:“好个少林龙爪手!”
      降龙深深吸了口气,右手并指成刀,突然一刀向地上枯枝劈了过去。连接几刀,那枯枝突然燃了起来。伍清薇拍手道:“好个少林燃木刀法!”
      降龙抓起那只大锅,身子突然跃起,在那小溪上连点几点,铁锅中已然装满了水,降龙抓着满盛清水的大锅,行若无事的跃了过来,他那魁梧的身子竟然轻灵无比。伍清薇由衷赞道:“好个少林登萍渡水功!”
      降龙将锅架在火上,木耳放到锅里,伍清薇吸了一口气,道:“有木耳汤喝了。”
      突然一声大喝传来,跟着哐啷一声响,两人吃了一惊,就见铁锅碎成几瓣,汤流了满地。降龙满脸尴尬站在锅前,挠头道:“抱歉、抱歉,习惯、习惯!”
      
      “你说我怎么就输给你了呢?”
      降龙围着独孤剑转了一圈,极为困惑地看着他。
      伍清薇叹道:“这是你第三十一次说起了。”
      “可是没有道理啊。我的佛门狮子吼专破外道邪功,应该对魔教最为有效才是。何况疯魔杖法乃是以身入魔,由魔成佛,更具有降魔神通,怎么会失手呢?”
      他诚恳地对独孤剑道:“你说这是为什么?”
      独孤剑道:“我是听了师父的指点,才想出用碎剑施展武当剑法,以虚击实的法门的。任何招数都有破绽,你挡得了一千片,第一千零一片时就会失手的。”
      降龙转头对着归隐子道:“你又是怎么想出这个破法来的呢?”
      伍清薇撇了撇嘴,道:“我看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破法,完全是信口胡说,瞎猫碰了个死耗子。”
      归隐子老脸一红,他背负双手,淡淡道:“我乃世外高人,岂是你这小姑娘所能忖度的?”
      他三绺长须飘然,仙风道骨,气度萧疏,降龙不由得不信,紧问道:“那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归隐子高深莫测地一笑,道:“降龙,你知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降龙摇了摇头,等着他回答。
      归隐子昂起头,看着天边的浮云:“那就是你太好强,太想降魔,所以你已入了魔障。什么时候你能解脱,你就不会再为魔所困了。”
      这句话如轰雷闪电般击中降龙,他一瞬之间宛如呆了一般,喃喃道:“我已入魔?”
      归隐子点了点头,道:“精进亦是执着,你尽力不着相,却已着相。”
      降龙不由得如菩提灌顶,额头上涔涔汗下,神色更是敬畏:“却不知该当如何才能不执着?”
      伍清薇笑道:“他都是唬你的,你却当真了。叫我说啊,你打不过独孤剑,根本就不是什么降魔入魔的错。”
      降龙欣喜道:“那是为什么?”
      伍清薇道:“你将他当成了魔头,所以用狮子吼,用疯魔杖法,这对邪魔外道或许极为有效,但问题是,他不是魔头啊。”她从草丛里将禅杖拿出来,塞到降龙的手中:“这禅杖可真是重。你也不管什么招,一路抡个风雨不透打过去,保证他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快打!快打!”
      降龙拿着禅杖,喃喃道:“不用狮子吼,不用疯魔杖法?”
      伍清薇笑道:“对,一定不能用这两种武功,记住,他不是魔教的!”
      降龙闭目沉思,忽然将禅杖扔到了地上:“不用这两种武功我还怎么打?我就只精通这两种武功!”
      伍清薇道:“你的龙抓手呢?铁头功呢?”
      降龙恨恨道:“我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岂能用这种小巧功夫?打仗就是先大喝一声,慑敌肝胆,然后一杖击过去,取敌性命!光明磊落,沉雄威猛,才是男子汉的打法!”
      他说到得意处,哈哈大笑,真有气吞天地之势。
      伍清薇狠狠给了他一剑,道:“打输了还讲什么男子汉气概!”
      降龙笑道:“打仗可以输,气不能输!”他悠然道:“何况我已经约了我的几位好友来,等他们一到,小小一个独孤剑算得了什么?”
      伍清薇撇嘴道:“借别人之力,也没什么好得意的。”
      降龙浑不在意:“反正这些人都败于我手,他们打赢了独孤剑,就算我打赢了……至少也算是平手吧?等我练好了金刚不坏神功,咱们再来较量。”
      突然之间,林中发出了一声尖啸,就见一人倏然飞纵而来。他的身法快到极点,竟似比伍清薇还要快些!降龙笑道:“青城山的江天一剑来了,他向来以快剑为名,独孤剑,你可千万不要跟他比快啊!”
      大笑声中,那人窜到了面前,降龙刚要说什么,那人忽然软软倒下,紫红的鲜血从七窍流出,竟就此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