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五行封魔


  •   武当山,云封雾锁。
      这是武当后山上一处幽静的山谷,四周岩壁陡峭,大片的藤萝上开满山花,将碧绿的山石点染成一幅绯红俪白的图卷,南面一道飞瀑倾泄而下,卷起万千晶莹的水雾,坠入谷底那深不见底的幽潭中去。
      宸随云站在瀑布之颠,俯瞰整个山谷。
      十丈长的银河从他足下飞落,也不能让他的身形有丝毫动摇。山风扬起他银色的长发和满身缨络,氤氲银光几乎要与身后的日色融为一体。水花飞溅,却没有一滴能沾上他的身体。
      下方的山谷中,五队人围绕这湾幽潭,扇形排开。
      五毒副教主颜无柔;千巫宗三鬼仙;百蛊门五阎罗;昆仑任长风;天波杨府后裔杨再兴分别按照五行方位,站在幽潭周围。他们手中并没有拿武器,而是握着五根不同颜色的丝线,丝线被水雾沾湿,透出一种鲜艳的彩光。
      这丝线看去也并非特别坚韧,但这五队人都神色凝重,仿佛将手中的丝线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
      丝线的另一头延伸向湖心,悬空系着一个傀儡。
      傀儡为竹纸扎成,比常人还要高大些,穿着一身鲜亮的战盔,从服色来看,应该是大宋从二品武将。
      傀儡静静的悬在半空中,漠然的望着周围,似乎也在等待着什么。不远处,飞瀑乱泻,那竹纸扎成的傀儡身周却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五色光韵,所有水气都不能加诸其上。
      光晕沿着丝线,向岸上的五人手中延伸而去。
      五队人身周也发出同样颜色的光影。站在前排的五人个个摒气凝神,将丝线牵至眉心处,似乎在用自己的神识,操控那淡淡的光影。
      细细的丝线在风中轻轻颤动,竟似乎有千斤之重,让这些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不得不全力以赴,才能操控,透过夺目的阳光,甚至能看到每个人额角上,都浸出了细密的汗珠。
      山谷中的每一丝空气都已凝结,唯有水声宛如终古不断,潺潺流淌。
      也不知过了多久,四周的气息轻轻一颤。
      一只蓝色的蝴蝶似乎受了五彩光晕的迷惑,竟离了开满鲜花的藤萝,向那傀儡身上飞去。
      蝶翼翩翩,宛如一片飞花,一粒尘埃,用最轻的姿态,向傀儡战盔上的那丛红缨落下。
      蓝色的蝶翼,就要停憩在如血的红缨顶端,却是如此之轻,连一丝微风也不会惊动。
      整个山谷的日光突然一暗。
      一声砰然巨响,就宛如最沉静的湖水中被投入了一块巨石,巨大的涟漪一瞬之间已滔天而起,将一切掩盖。
      风、水、云、气,都在这一刻化为无坚不摧的利刃,向那只彩蝶袭来,瞬息之间,那彩蝶美丽的身体就在这奔涌的狂潮中被生生裂为尘埃,又被清风卷走,被水雾掩埋,再不留下些许痕迹。
      而那竹纸扎成的傀儡,却丝毫未损,依旧在半空中静静的沉浮着,似乎早已看惯这一切。
      潭边的众人脸上都露出喜色,抬头向潭顶的宸随云看去。
      颜无柔首先忍不住心中的喜悦,道:“教主。”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
      她有理由高兴,大五行封魔阵在他们这几日的演练下,已经发挥出极大的威力。连一滴水雾,一片落花,一只彩蝶也不能加诸其上。
      ——那教主所要保护的人,也应该安全了吧。
      能为教主分忧解难,本是她最大的心愿。
      宸随云俯瞰湖中,脸上渐渐透出一丝微笑,似乎对属下们这些天来的进益表示嘉许。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纸制傀儡,正是以宸随云要带他们去见那人为原形而造。只有当他们能将保护此人的阵法演练得无懈可击后,宸随云才会带他们下山。他们在武当的这处山谷中,已经整整呆了三天三夜,总算在宸随云的指导下,将这大五行封魔阵演练成熟。此刻,久违的疲惫才涌上心头,他们都想放下手中的丝线,好好歇歇了。
      就在此刻,山谷中的空气陡然一窒。
      漫天银光如天河倒悬,随着那飞泻的水流一起,向潭中袭来。
      那道银光并不是很耀眼,却宛如亘古不化的寒冰,瞬间就已透过诸人的身体,直刺神髓,就要将众人每一滴血液凝结,无路可退,无法可想!
      颜无柔大惊之下,猝然抬头,却发现,袭向阵法核心的,竟是宸随云本人!
      颜无柔心中的震惊与恐惧瞬时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分争强好胜之心——教主要亲自试验这法阵的力量,她决不能让教主失望。
      她素手一挥,那条赤色的丝线瞬间又已绷紧。
      其余四组人几乎也同时出手。五色光晕瞬间从众人手中流出,将傀儡整个包裹起来。
      这是上古炎帝为了保护爱女所创的法阵,精妙无比,需要五种属性的武功配合,才能发动。而这五个门派的高手,正是宸随云精心选定的,能将法阵的威力发挥到淋漓尽致。这几日来,在宸随云的指点下,法阵已与诸人心意相和,到了随心而发的地步,刚才虽是仓促发动,但只转眼间,就已运转如常,水泄不通。
      五色光晕,在傀儡身上氤氲流转,仿佛诸天神佛为之打造的完美战甲,无懈可击。
      宸随云身化银龙,向阵法中心的傀儡击下,满空水花飞落,五道彩光陡然一盛,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网,向那条矫空的银龙罩去。宸随云身形竟凌空一折,向湖中横掠而出,那张大网顿时扑了个空,而宸随云长袖微举,就见他肩头的檀香兽轻轻甩了甩那硕大的尾巴,漫天紫芒如流星经天,竟避开了五色巨网的笼罩,向潭心傀儡刺下。
      五色巨网欲要撤回,却已然不及,就听砰的一声轻响,那张五色巨网竟如春冰向火,瞬间融化得无影无踪。就在漫天紫芒就要透入傀儡身体的一瞬,那已消失的巨网仿佛从傀儡体内迸发而出,瞬间蓬散开去,将傀儡团团笼罩。
      噗噗之声连绵不绝,每一根紫芒都刺在了五色巨网之上,然而那锐利无匹的紫芒竟宛如沾上了极其灼热之物,竟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随即从头到尾,寸寸化为灰烬,散落湖波之中。
      宸随云望着动荡湖波,微笑收手。众人心中一块石头方才落了地。
      颜无柔禁不住笑道:“教主这次该放心了吧,天下就算有再高的高手,只怕也及不上教主的八成,连教主都无法突破这五行封魔之阵,看来就算是神仙下凡,也取不走那人的性命了。”
      宸随云笑容仍在,但目光却沉了下去:“无柔,你将我交给你们的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颜无柔还想争辩什么,就见宸随云轻轻抚了抚檀香兽,道:“现在呢?”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再次凌波而起,又是一片紫芒发出,招式并未有丝毫改变,只是那紫影中,竟夹杂了一抹诡异的红光!颜无柔本能的将丝线紧紧握住,那一片令人窒息的寒意中,她所能做的,就是按照教主的指点,将五形封魔阵运转到最高强度!
      紫影中,那红光渐渐变强,最后无所不包,将眼前一切染成一片血海。
      颜无柔忍不住闭上了双眼,然而那红光却仿佛能直透人心一般,深深刺入骨髓,让人感到一种深深的恐怖。
      一种来自血髓深处的恐怖,仿佛诸天神魔,都将在这道红光中,降临凡尘。
      颜无柔握住丝线的手竟忍不住颤抖起来,突然一阵极其强悍的力量狂扫而至,她还没来得及抵抗,手中的丝线竟砰然断裂,她的身子如被重击,远远的飞了出去。
      她似乎是晕眩了片刻,才清醒过来。她试着将内息运转全身,发现自己并未受伤,然而刚才那种恐惧依旧附骨难去——那是一种仿佛眼睁睁看着自己鲜血流干、经脉俱碎的恐惧。
      那道红光只应来自炼狱,决不应重现人间。
      “你怎么了,伤得重不重?”她霍然抬头,眼前却是任长风那张嬉皮笑脸的面孔。他手中的丝线也已崩断,看来刚才每个人的经历都和她一样——只是难得他还笑得出来。
      颜无柔厌恶的推开他,向宸随云望去。
      宸随云静静的站在幽潭中,并不说话。碧绿的水气在他身边环绕,他身上长长的缨络也停止了飞舞,垂落在水面上。
      他手中捧着一堆沾满油彩的碎片。碎片已破碎得不成样子,只有那半片红缨,让人勉强看出,这正是那傀儡的头颅。
      颜无柔的心沉了下去。
      大五行封魔阵,最终还是失败了,虽然是败在教主手中,但宸随云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旁边三鬼仙、五阎罗已跪了下去:“属下结阵不力,请教主降罚。”
      颜无柔正要随着跪下,宸随云轻轻一挥袖,大家就不由自主地又站了起来。
      只见他淡淡道:“你们不必自责,此阵失利与你们无关,而是阵法本身就有致命的缺陷。”
      颜无柔一怔,传说中的上古法阵,竟然也有致命缺陷么?
      宸随云注视着手中的碎片,嘴角浮起一缕讥诮的笑意:“传说中,炎帝的爱女最终还是死去了,就意味着此阵并非没有破法。我的师父曾告诉我,此阵的破法就是另一种极为残忍的法术——血魔搜魂术。”
      众人都是一惊:“血魔搜魂术?”
      宸随云道:“修练过这种法术的人,能在瞬间激发出强于平时数倍的力量,既可以顷刻击杀一位绝顶高手,也可以破坏本来完美无缺的法阵。只是这种法术一旦修炼,就要噬血为生,不仅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血魔,还要时时承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而这种法术一旦全力运用,会面临极大的危险,轻则武功全失,重则当场丧命。就算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普天之下,也只有极少数人能修成此法。据我所知,当今世上,习过此法的人,只有九个。”
      颜无柔疑然道:“那教主的意思是?”
      宸随云望着她,微笑道:“我的意思,就是让你们留在此处,继续演练此阵,而我,则要下山去找这些血魔搜魂术的修习者。或者,杀掉他们以绝后患;或者,证明他们就算使用此法,也还远远不到破坏五行封魔阵的程度。”
      颜无柔秀眉皱起,透出一丝担忧:“人海茫茫,教主到哪里去找?”
      宸随云脸色沉下,眸中浮起一丝寒意:“不必,我能准确的感知他们每一个人的方位。”
      颜无柔不解地道:“这,这怎么可能?”
      宸随云望着湖波,微哂道:“因为,每个血魔搜魂术的修习者,都会彼此感应。”
      颜无柔怔了怔:“难道,难道……”却不敢再说下去。
      宸随云淡然道:“不错,我也是此术修习者之一。自从我知道此术是五行封魔阵唯一的破法后,花了整整两年,才从藏边寻找到血魔搜魂术的最后一脉分支,学会此法。”他的目光在颜无柔脸上扫过,颜无柔顿时低下了头。
      宸随云脸上的阴霾渐渐消散,重新凝聚起一片微笑。这一笑,整个山谷中的寒气顿时一扫而光,阳光仿佛又重新灿烂起来:“你不必担心,我修习此法用的是的特殊的法门,只要将功力控制在五成以下,就不会有任何危险,而且……”他深深看了颜无柔一眼,微笑道:“也不须日日饮用鲜血。”
      颜无柔不知为什么,脸上红了红,只得将话题引开:“那教主要找的人,现在正在何方呢?”
      宸随云将目光移向悠悠青天,道:“他在灵宝山。”随着这句话,他手中的碎片轻轻化作尘埃,在碧色的水气中渐渐飘散,再也不见一丝痕迹。
      
      武当山脚下。
      伍清薇正托着腮,望着碧蓝的天空。
      今后要到哪里去,伍清薇也不知道。她刚下峨嵋山,无聊没事做才来挑战独孤剑的。她本以为独孤剑是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除之后一举成名,也就不用在江湖上辛苦闯荡了。
      归隐子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但伍清薇却觉得这是唯一正确的,因为像她这样的天才,本就应该一出道就万众欢迎才是。听到归隐子跟独孤剑也没地方去,伍清薇眼睛亮了:“我们去打擂台好不好?”
      归隐子与独孤剑面面相觑,伍清薇眼睛却更是明亮:“听说各门各派的高手们都会来的,我们将他们一个个全都击败,声名自然远播。你说好不好?”
      归隐子不屑一顾,伍清薇转头,又兴奋又乞怜地看着独孤剑。
      独孤剑搔了搔头:“我的武功还不行啊,虽然炙阳剑诀已经颇有体会了,但没有师父教,我始终领悟不了太乙三清剑的精髓。”
      伍清薇疑道:“他不是你的师父么?”
      两人一齐望向归隐子,归隐子一怔,怒冲冲地道:“你们看我做什么?我都这么老了,还要我教?想学武功,自己领悟去!”话音未落,突然背上一痛,不由怪叫着跳了起来。
      伍清薇冷笑道:“先刺你一剑,看你这师父还误人子弟么。”
      归隐子忍住痛,正要辩解,就见伍清薇盯着他,不知怎的,归隐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安,这小妮子似乎在转什么坏心眼!伍清薇伸出白生生的手,道:“拿来!”
      归隐子道:“拿来什么?”
      伍清薇也不跟他废话,忽然出手,探进了归隐子的衣囊中,抢了一张黄符出来。伍清薇笑道:“这是不是召妖符?你们是不是就是用它召来红儿的?只要有上古火麒麟之助,还有谁能打得过我们?”
      她笑嘻嘻、得意洋洋地道:“这张符以后就归我了!我先试试看!”
      她学着归隐子先前的手势,迎风将黄符抖了抖。归隐子与独孤剑同时大吃一惊,疾叫道:“不可!”伍清薇却哪里管他们?一连串手势下来,召妖符上突然发出了一道明亮的黄光。
      归隐子与独孤剑一声不发,突然转头奔了出去。伍清薇怒道:“你们什么意思?”
      突然,虚空中响起了一声巨吼,伍清薇转头一看,就见一只巨大的,黑色的头颅从山顶直伸下来,冷森森地看着她。那头颅满脸都是腐肉,眼眶、额头上都露出森森白骨,看上去狰狞可怖之极。伍清薇吓得一声尖叫,也拔腿就跑。
      风声飒然,独孤剑一把抢过召妖符,包上一块石头,用力扔了出去。那头颅追着召妖符奔去。
      三人一直狂奔了三里多路,方才住步。伍清薇的心几乎都吓了出来,一个劲地道:“好可怕!好可怕!”
      归隐子厉声道:“你怎如此妄为?红儿虽然服我们召唤,但只有在它饿了之时,先召唤我们,我们才能召唤它。现在它刚吃饱,正在山上睡觉,别说召妖符,就是天师号令它也一概不遵。你那召妖符上的香气被其它上古异物闻到,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还指望它打架呢,我看还不如陪上自己一条命!”
      伍清薇情知自己错了,歉声道:“我知道是我错了么,大不了……大不了下次我来做饭就是了。”
      归隐子的怒气倒也消退得快,笑道:“你做饭?还是算了吧。我晚上还不想闹肚子。”
      伍清薇叫道:“我做饭很好吃的!我……我会做窝头!”
      归隐子大笑了起来:“红儿也会做窝头!”
      伍清薇羞怒交加,狠狠一剑向归隐子刺了过去。归隐子一声大叫,急忙躲开。
      只听一人冷笑道:“魔教就是魔教,连自己的人也杀!”
      伍清薇急忙住步,就见前面小路上,一人背负着一柄禅杖,背面夕阳站立着,大有苍茫之姿。他身上衣着甚少,只披着一袭大氅,也有些破烂陈旧。他那魁梧的身材几乎将小路塞满,目光锐利如电,盯着独孤剑。
      “你就是独孤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