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乱世仙踪


  •   “吱呀”一声,武当后山茅屋的门被推了开,一位相貌清奇的道者缓步走了出来。他迎着满空朝阳,深深吸了口气,身形舒展,做了一套吐纳功夫。他似是对自己的功夫进展极为满意,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走到了屋前的岩石上,向下眺望。
      岩下不远处是一片阔地,上面生了几株大树,云盖葱郁,却不能名。树下一匹遍体通红的马驹,正追着一位少年厮打。那少年脚尖在地上一点,身子腾空跃起,手中宝剑剑光霍霍,劈头盖脸地向赤驹罩了下来。
      赤驹一声悲嘶,不由自主地后退三步,那少年脚尖在古树上一点,身子翔空转折,又是一道剑气向赤驹劈来。赤驹这次却学乖了,急忙一个虎跳,躲了开去。哪知眼前却失去了少年的踪影。
      赤驹心知不妙,急忙回头,却见少年指尖光芒骤发,纷呈三道剑气,疾电一般向剑尖上冲了过去。他这一招威力极大,真气回环冲激,宛如三条奋鬣怒发的蛟龙,卷天裂地而下。那赤驹情知不敌,仰空嘶叫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趴在了地上。
      一场激斗,它身上汗珠点点滴落,如同胭脂赤血,滴在身下的草地上,将绿草染得朱碧纷呈。
      少年笑道:“红儿,你打不过我了吧?”
      赤驹红儿仰头啸了一声,少年道:“怎么,你说你还有功夫没有施展出来?你可知道我这招太乙三清剑乃是我们武当不传之秘,我在师父倾心教授下,也才领悟了第一层。若不是我留手,这一招施展出来,你不筋断骨折才怪!”
      那道者遥遥望见这一幕,微笑颔首,似是夸赞少年的剑法,他向下招了招手,道:“剑儿,上来吧。”
      少年立即停止追打,仰首道:“师父。”
      红儿也勉强站起身来,鼻息长喷,对少年恢恢叫着。少年腾身而上,赤驹红影腾空,刹那间攀岩直上,窜到了道者的身前。
      少年下马行礼,道:“师父。”
      道者道:“师父见你武功又有精进,你能赢得过红儿了么?”
      少年脸上露出一丝喜容,道:“徒儿这三年来,第一次赢过红儿了。”
      道者笑道:“那我们今日之赌约,就赌你赢不过红儿如何?”
      少年大喜,道:“看来师父要输给我一次了。”
      道者微笑道:“为师能教出好徒弟,就很安慰了,输一次又何妨?来吧!”
      两人一马来到了阔地上。道者道:“这几年来虽然你没胜过一次,但徒儿你不会觉得师父不公正吧?”
      少年摇首道:“是弟子努力不够,师父公平的很。”
      道者道:“这样为师就放心了。若是你赢过红儿,算为师输。好了,开始!”
      少年一声清啸,挽了个剑花,长剑隐隐透出一丝光芒,剑气瞬间成型,向红儿冲了过去。道者忙道:“慢着!”
      少年停手,疑惑道:“师父不是说开始了么?”
      道者笑道:“开始是开始,但这一场不是比剑,乃是赛跑!你们两个谁能先绕山一圈,就算谁胜了!”
      红儿一声欢嘶,抢先一步奔了出去。它乃是天生灵物,这等奔徙疾跑正是所长。少年才呆了一呆,红儿就飞奔出了几十丈。
      道者冷冷道:“再不比赛,就视为自动弃权,一旦弃权,就判整盘比赛为输!”
      少年没法,只好飞起身形,向前追赶。红儿早就奔得只有一个小小的影子了,却又那里是他能够追上的?眼看满山绿树,瞬间就要将红儿的影子也都淹没。少年忽然灵机一动,清啸一声,身子宛如轻烟一般腾了起来,脚尖在古树上连点了几点,已然攀上了那古树的梢头。他借着身子腾在空中之际,内息运转,清气在胸口盘旋一转,一口浊气喷出,那梢头顿时被他踏得直沉了下去。少年内息稍收,树梢猛然回弹,他又是冲天而起,几纵几落之下,红儿的影子已然清晰可见!
      红儿似乎也被激发了好胜之心,一声欢嘶,身子恍如骋云御电一般,四足几乎腾空而起,这一发力,又将少年远远抛在了后面。少年勉力追赶,一人一马过不了半个时辰,就绕着山环了一圈。少年虽然接着树梢弹力,大为轻省,但内息也几乎耗尽,一奔回来,累得几乎虚脱。红儿却早就等在岩上,见他回来,骄傲地嘶啸一声,似乎在宣布他的败绩。
      少年不服道:“这不公平!我是人,哪里能够跑得过马?”
      道者微笑道:“只要你起步了,就证明你认同了这场比赛。一切理由在赛前是理由,但在赛后,特别是在输掉的赛后,就只会是借口而不是理由!”
      少年心有不甘地望着得意洋洋的赤驹,明知师父是强词夺理,却也想不出反驳的法子。
      道者得意地跨上赤驹,笑道:“徒儿,又是你输了,所以今天还是要你做饭!记住,今天一定要有酒!”大笑声中,一人一马窜入了武当山的浓碧深处。
      只剩下少年独自一人,拖着疲惫的身躯,还要面临着漫长而凄惨的做饭任务。
      这是绍兴四年,茫茫世界中唯一的一片净土,却也不能免于苦难。
      
      烈阳正中,饭菜摆在了桌上。
      当然有酒,猴儿酒。深山中的猴子多嗜酒,山中无有人家,他们就积攒果实,任其自行发酵成酒。猴儿灵捷,所采之果多为罕见珍异,而汲泉既深且洁,所以酿造之术虽然朴素,但酒香却极醇,入口芳香。少年连翻了三个山头,方才偷满了一罐。道者跟红儿都喜欢这猴儿酒,常遣少年往取,这些猴儿也学乖了,酒藏得越来越偏,所守之猴也越来越多。少年身上的布衣,也就越来越破。
      饭菜很简单,只是山中的果蔬芝菇。武当乃是道家,虽然不如佛家那么戒律清严,但也讲究清心寡欲,仁心广德,是以山居绝不杀生,所食都是山野芹蔬。少年替师父倒了一碗酒,自己盛了一碗饭,道:“师父吃饭。”道者举碗才欲饮,却又叹了口气,对少年道:“你入武当山已五年,现在武功大成,该是下山历练,将武当派发扬广大的时候了。咱们武当乃是天下第一大派,你可不能坠了本派的威名。”
      少年道:“师父常说武当乃是天下第一大派,怎么徒儿走遍整个武当山,只见到师父跟徒儿两人呢?”
      道者叹了口气,道:“武当的确乃是天下第一大派,咱们武功别出一格,威力极大,乃是别派望尘莫及的。尤其是北宋年间,本派最为壮大,门下弟子几乎占了学武之人的一半,而且人人身怀绝学,将少林、峨嵋、丐帮、唐门、五毒、压得黯淡无光。但就是因为本派太过于盛气凌人,终于激怒了另外六大派。六派连手,围攻武当,一场大战,武当几乎全派覆没,就剩下你我两人啦!”
      道者越说神色越是萧索,举碗喝了一杯酒,道:“所以你就是本派大弟子,我今日就将掌门之位传给你,你下山历练,却不要丢了我们武当第一大派的脸。”
      少年忙道:“不行,师父,我年轻识短,哪里能担当掌门的重任?”
      道者摆了摆手,道:“没事的,反正武当就咱们两人,我没意见,就是全派没有意见。再说掌门不就是要照顾门下么?你只要好好替我跟红儿做饭,把房子打扫好,就是个好掌门了!徒儿,你好好干吧,师父很看好你!”
      红儿欢嘶一声,表示同意。
      道者道:“吃完这顿饭,你就下山吧。江湖险恶,金军横扫中原,你可要小心了。”
      少年想到五年聚首,一旦离别,禁不住眼眶红了,哽咽道:“师父,你也要保重!”
      道者道:“没事,我跟着你下山,吃的好穿的好,没什么好保重的。”
      少年呆了呆,道:“师父也下山?”
      道者道:“自然了!要不你跟红儿都走了,为师穿什么?吃什么?为师好不容易将你教养大,你下山去竟不带着师父?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两人背着简单的包裹,回头看着他们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小茅屋。道者轻叹道:“剑儿,不要再看了,红儿喝多了,撒酒风,这座茅屋很快就会被拆干净的。走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么!”
      茅屋中传来一阵兴奋的嘶啸声,嗵的一声响,正中的柱子断成两截,一袭红影飙射而出,跟着又没入了这冲天的烟尘中。少年眼中露出了一丝惋惜之色,他转身,迎着朝阳走了出去。
      此后所去,便是江湖。
      
      少年复姓独孤,单名一个剑字,自幼被师父归隐子收养,在山中一住十余年。五年前正式拜入武当门下,学习武当剑法。除了偶尔跟山下猎户交换些盐茶,几乎足不下山,这时忽然让他下山历练,可真不知道何去何从。他站在武当山下,不禁有些茫然,他习惯地问道:“师父,我们该去哪里呢?”
      归隐子悠然道:“你这话不应该问我。”
      独孤剑不明白师父什么意思,困惑地看着他。
      归隐子仰头看天,高深莫测地道:“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号称全知全觉,那就是峨嵋山的大觉上人。你有什么事应该问他,而不是问我。”
      独孤剑更是困惑:“我可到哪里找他去?”
      归隐子笑了:“我们这就找大觉上人去。他是我的故友,我这些年未履江湖,也有些不知世事了,师父有几件困惑,正好找他推算一下。就是不知道他的先天神算是否还那么准。”
      独孤剑点了点头,拿出地图来,顺着武当到峨嵋画了条线,道:“师父,去峨嵋好远啊。”
      归隐子没有看地图,摇头道:“我们习武之人,还怕这点路程?师父一把老骨头了,都没说远!”
      
      的确不远,因为大觉上人并不住在峨嵋山上,而就住在武当前山。
      归隐子指点道:“再过了这座树林,就是大觉上人的住处了。你可知道江湖上有两大禁地?”
      独孤剑摇头道:“不知道。”
      归隐子道:“第一禁地,就是咱们武当派所居的武当后山,这些年你可在后山上见过别人没有?没见过吧?那就是因为师父威名震武林,无论武功高的还是低的,见了师父都奔走逃窜。久而久之,师父归隐的武当后山,也就成为武林中第一禁地了。这第二禁地呢,就是大觉上人所住的武当前山了。大觉上人的先天神术善知前生后世,因缘轮回,上体天命,下恤民生,最忌打搅,是以其所居周围,绝无人烟。江湖中人知道他的禁忌,也就不敢造次。所以也就成了江湖上第二大禁地了。说起来大觉上人的禁地,乃是江湖人让着他,师父的禁地,乃是江湖人怕咱们,同是禁地,高下可是有分别的。”
      归隐子滔滔不绝地说着,独孤剑闻所未闻,也就唯唯诺诺地听着。
      师徒二人谈谈说说,走进了这片密林。碧气森森中,阳光忽然暗了下来。那林中尽皆生满了桃树,时当残春,桃花满地,红泥依稀,枝头却是森碧一片。只见桃花深处,立着一座小小的石碑,上面写着几个篆字:“无忧林。”
      归隐子道:“看到什么是禁地了么?你看这山路上长满了青苔,至少三年内再无人踏足其中。禁地,这就是震慑之力啊!”
      独孤剑不明白为什么没人来就是震慑之力,他胡乱地点了点头,突然叫道:“师父你看,有人!”
      归隐子老脸红了红,叫道:“在哪里?”
      独孤剑手指处,就见两个人垂头跪在不远的路边,面朝着泥土。
      归隐子皱眉道:“这两人不知道要求大觉上人什么事,却不敢上山,只好跪在这里,等大觉上人召唤。这就是震慑之力啊!”
      两人缓缓走近,独孤剑忽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他向两人看去,却不由大惊失色。
      那两人相对跪坐,头颅低垂,散开的长发一直披到地上,衣间发际落满了嫣红的桃花,山间的碧色围绕在两人周围,将这画面衬托地无比宁静闲适——仿佛传说中深山对弈的高士。
      然而,那股淡淡的血腥却将这宁静与闲适瞬间化为阴森鬼气——两人长发披散的头顶赫然破开了一个血洞,鲜血并未凝结,还在汩汩流淌,形成一道游丝般的细流,直流到他们跪着的土地上,散开一道暗红的弧圆。
      两人是一男一女,虽早已死去多时,却依旧面目如生,两株碧色的植物,分别从两人头顶的血洞蔓延而出,在他们的身体上徐徐攀爬着,勾勒出一道道诡异的图腾,袅娜枝结,从颈部至肩头,再至胸背腹部,最后沿着蜷曲跪地的双腿,深深扎入泥土。
      那股极细的血流也顺着藤蔓一直延入土中,猩红的鲜血与翠碧的藤蔓交织出一团触目惊心的纹路,仿佛是炼狱中浴血怒放的妖莲,得到了罪恶的滋润,就要在两具僵硬的身躯上,绽放出绚丽的花朵来。
      鲜血仿佛两股无穷无尽的溪流,渐渐融合在一起,与那无边的绿树相合,衬得天地一片肃杀苍凉。
      
      独孤剑紧紧皱起眉,归隐子也禁不住喃喃道:“是谁杀了这两人,为什么还将他们弄成这个样子?”
      独孤剑忽道:“师父,这里有字!”
      那是用鲜血写成的字,紧紧围绕着两人跪着的身体,左边男子边写的是:“谓诸愚夫于缘生法不知唯行”,右边女子边写的是:“由引业力,识相续流,如火焰行,往彼彼趣,凭附中有,驰赴所生,结生有身。”归隐子顺着字的方向看去,就见两人的手紧紧攥在胸前,左边男子的大拇指指向右边女子,而右边女子的拇指却指向了山顶。他们手中紧攥的,是一枚七星透骨针。
      七星透骨针是一种暗器,称绝天下的唐门暗器。
      归隐子皱眉道:“是谁在这里杀了唐门的人?”
      他细细思量,想不起大觉上人曾经得罪过什么人。大觉上人参天道已久,不要说得罪别人,一生见过的人都寥寥可数,有怎会有什么对头?若说此人是嫁祸于他,却也不用费这么大的周章。归隐子想来想去,想不出缘由来,道:“我们上去再说吧。”
      两人顺着山路,向山顶走去。独孤剑忍不住回头望着,山风吹过,两人披垂的长发扬起,显出那容色如生的面孔来,而那两张脸上似乎还带着笑容,宁静而祥和,仿佛濒死那一刻面对的不是无尽的痛苦与恐惧,而是自由与解脱。
      这笑容在桃林那幽幽的绿中,显得分外诡异。
      他的心禁不住一颤,快步跟上了师父。
      归隐子的脚步却突然停住,他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似乎看到了什么骇异之事。
      独孤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忍不住一声惊呼。
      不远的路边上,又现出两具跪倒的尸体,依旧一男一女,依旧面目如生,依旧头顶正中破开一个血洞,猩红的血与翠碧的藤蔓从他们的身躯攀援而下,在身上与地下交织出繁复而诡秘的纹路。
      归隐子愕了愕,终于拔步向前,细细查看。
      一模一样的死状,与前两人不同的是,他们身边写的字是:
      “于此趣中,有名色生。”
      “如是名色渐至成熟时,具眼等根,说为六处。”
      两人双手仍然握在胸前,手中握的是两只青竹,男子的手仍然指着女子,女子的手指向山顶。
      归隐子面色沉重,缓缓道:“这些血字是《俱舍论》的经文。”
      独孤剑道:“这两位死者,握着的似乎是丐帮的打狗棒。”
      归隐子慢慢点头,道:“我们上去吧。”
      独孤剑有些犹豫,道:“上面会不会还有尸体?”
      归隐子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