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宋高宗绍兴三年。
      三月早春,一群南归的北雁从寥落天幕中掠过,留下一串串凄厉的长鸣。
      万里关河风雨飘摇。
      长城之内狼烟四起,羽书飞驰,黄河两岸金鼓震震,战旗翻飞,广阔天地竟无半分春色,只有浓浓的杀伐之气充塞长天。
      血红的残阳低低压在广袤的平原上,远处青山被点染出一派诡异的紫气。
      千家今有百家存。附近的村落都早已被战火焚灭,遍地残砖碎瓦依旧泛着刺目的红光。风来草偃,才发现这碎瓦上红光并非夕阳返照,而是已饮透了人类的鲜血。
      血色,触目惊心,而被血色染透的泥土,却透出浓重的腥甜之气,让人几欲呕吐。
      更近的地方,连碎瓦也没有,有的只是遍地尸骸枕籍。生命在这里成为最卑贱的浮草,如同风中飘摇的芦苇,前一株刚刚倒下,后一株就压了上去,在夕阳下无声的腐败,无人在意。
      这,就是战场。
      万里角鼓声悲壮。
      
      任长风咬着牙将缠在肩头的破布撕下,露出里面几乎溃烂的伤口。他痛得咬牙切齿,但仍忍住了没有叫出来。
      在他的师弟们面前,他就仿佛是铁人一般,在金军阵营里冲杀十余度,斩了一名千夫长,八名百夫长,悍勇无伦,但现在,躲在自己的寝帐中,疗治这过度严重的伤势,他只想痛就吼出来,苦就哭出来。
      但他不能。
      因为他率领的这只部队,就只剩下一百三十一人了,这些人若是看出他丝毫的退缩与怯懦之意,他们的士气就必定会瓦解,他们将再也走不出这片丛林。
      丛林外是万千的金与伪齐的兵马,他们已被困了三天三夜。
      任长风咬着牙,将掺了药的泉水浇在自己的伤口上。药刚沾肉,立时又痛得他呲牙咧嘴,他一拳打在自己的脸上,深深为自己竟然连这点痛都忍不住而羞愧。
      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掌门——若是有他在该多好,他一定能带着他们冲出去的,就像他曾经带着自己,从数百追击者中冲了出去一样。
      这世界上简直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就算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也一样。
      但这次所面对的乱军实在太多,能否活着回去,任长风心中一点把握都没有。
      忽然布帘掀起,他的师弟荀鹤钻了进来。见到任长风正自己洗涤伤口,荀鹤急忙抢过去,接过了长风手中的药瓢。两人合力,这才将伤口洗涤干净,拿了新布,包扎起来。荀鹤却不走,望着任长风欲言又止。
      任长风皱眉道:“你有什么话就说,若没话,就赶紧回去睡觉,养好了力气明天杀敌!”
      荀鹤仍然犹豫着,终于,仿佛实在忍不住了,期期艾艾道:“师……师兄,我们能不能将那些人丢下?”
      任长风莫名其妙,道:“什么那些人?你说那些金军么?丢下他们,恐怕不容易。”
      荀鹤看了他一眼,道:“我是说,是那些普通的兵丁们,若是只有我们昆仑派的弟子,我们肯定能杀出重围去。”
      任长风一怔,他就觉得胸口火烧火燎的,一股怒气忍不住冲了起来:“你说什么?”
      荀鹤感受到他的怒意,低头低声道:“反正他们冲不出去,也是死。”
      任长风只觉自己的怒气越来越烈,他强忍着这股要迸发的狂怒,竭力沉稳了声音,道:“荀师弟,我们是昆仑派,是名门正教。掌门怎么训导我们的?命可丢,义不可丢!咱们为什么放着清修不为,要投入刘光世的军队,难道是为了封妻荫子么?咱们是为了这天下,是为了这百姓!你这时候撒手一走,跟那些万恶的金人有什么两样?”
      荀鹤被他的怒气压得抬不起头来,任长风看着他,这是他最小的师弟,也是入门最晚的师弟,他还不到十七岁呢。任长风无声地叹了口气,声音柔和了起来:“荀师弟,你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我已有了计较,你随我来。”
      他带着荀鹤,大踏步走进大帐,击鼓将士兵全都召集了来。一百三十一人中,十三人是昆仑弟子,号称长门十三剑,而另外的一百一十八人,则是普通的士兵。在经过包围,突围,冲杀的连环折磨后,这些士兵的身心都已经极度疲惫。烛光摇曳中,任长风的目光掠过他们憔悴的脸,他的心忽然很痛很痛。
      这些都是为了残破的家园而战的普通百姓。
      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神州陆沉,也不知道什么是亡国灭族,他们只是想保住自己那小小的家园,但现在,田园阡陌已成了断壁残垣,他们的父母,妻子,兄弟姐妹,都只能在这无穷无尽的战火中受着炼狱般的煎熬。
      任长风目光抬起,掠过烛光照不尽的黑暗,他仿佛看到整个大宋朝国都在这寒夜的风中飘摇着,万千生灵在呻吟。
      如果连这百姓、家国都保不住,学武还有什么用?
      任长风忽然打开背后的大箱子,里面是血衣,从死亡的金兵与伪齐兵身上扒下来的血衣。
      任长风道:“昆仑派的弟子站出来。”
      他的十二个师弟闻声站了出来,任长风道:“你们站到我身后。”
      十二个师弟们虽然不明白大师兄是什么意思,但仍然默默听从了。
      任长风看了荀鹤一眼,道:“你留下来。”
      荀鹤答应了一声,任长风对着留下的人道:“你们每人拿一件衣服,换上。”
      战士们向来是习惯于听从命令的,各各将自己的战甲解下,换上箱子里的异国兵服,任长风亲自给荀鹤换好了,轻声道:“你领着他们埋伏好,一会我跟你师兄们冲出去,将敌人引开,你们趁着黑暗混乱杂进敌军,就可以脱身了。你要带好他们,千万不要露出马脚。”
      荀鹤脸骤然抬起,大声道:“大师兄,不行!”
      任长风厉声道:“我说行就行!”
      荀鹤不敢跟他对视,喃喃道:“我……我要跟着你。”
      任长风不再理他,转身对十一师弟们道:“我们走!”
      荀鹤嘴唇哆嗦着,忽然大声道:“你们……你们这是送死啊!”
      包括任长风在内,十二名昆仑弟子都听到了,但没有一人的脚步有半丝迟疑。是的,他们是去送死,但却是为了这一百一十九人能活下来。
      是为了光复神州,是为了他们的信念。
      铁衣如雪,他们昂然而出。荀鹤的眼泪流了下来,他跪倒捶地大哭。
      
      任长风盯着那迎风飘扬的两只大旗,那是金国与伪齐的帅帐所在,也是重兵囤积的地方。他沉声道:“咱们冲下去,砍了金国的大旗!”
      十一弟子都是豪情满腔,大声道:“好!”
      任长风厉啸一声,道:“走!”
      十二人卷起了十二道狂风,卷起滚滚尘土,向金军冲了过去。
      任长风真气运处,就觉得肩头的伤口宛如火烧火燎一般痛,手中的玄铁重剑几乎举不起来,但越是如此,他的战意就越是干霄裂云,厉啸声惊天动地中,十二人已然冲到了营前,任长风重剑威猛无匹地击出,硬木大门立即裂开!
      金军立即警觉,战鼓金角声连绵响起,灯火辉映中,万千金军立即行动了起来。任长风大叫道:“今日就是我们报国时!”
      身子跃起,重剑幻成一团光影,将身子裹住,劈头盖脸将一名金军撞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跟着冲进了人群中。
      这时还管什么招式?真气灌注剑尖,就是一通猛砍。十一师弟紧紧随在他身后,组成了一个小小的阵势,迅速向大旗冲去。金军被攻了个措手不及,大军还未集合,就被他们抢到了中军之处。
      猛然一阵连环的锐啸响起,一只铜锤猛地落在了任长风的身前。劲风猛恶,任长风前冲之势不由一滞,他的心也沉了下去。
      他知道,金营中的十二铁卫已经到了。
      中原有武林,塞外也有习武之人,听说其武功精微奥妙之处,并不亚于中原。这十二铁卫个个力沉招猛,大是劲敌。若是平时遇上,任长风自也不惧,但在此千军万马之中,就成了追命的阎罗。然而任长风既然存了必死之心,自也不惧,重剑翻舞,直抢进十二铁卫中去。
      十一师弟紧紧随着他。任长风见金兵全都围了过来,知道计谋已然奏效,只要将他们引开,局势一乱,荀鹤与那些人就有逃走的机会。他大喝一声,一剑硬往铁卫的铜锤上击去。
      剑重锤沉,两人都是手臂酸麻,任长风真气恢复极快,又是几声大喝,重剑宛如狂风暴雨般击出,登时十二铁卫出现了个缺口,任长风身子冲出,一声怒喝,重剑脱手,宛如一道凌厉的电光,倏然击中了那杆大旗。
      尘埃飞扬,数丈高的大旗轰然倒地。
      千军万马立时肃然,谁也没想到,被这十来个人冲进来,竟然将他们象征着军威的大旗砍倒!突然,金军都是一声暴喝,宛如狂涛般冲杀过来。任长风手中没有了兵刃,只好用拳头迎战,刹那间,长空碧血横飞,已中了不知几刀几剑。
      他忍痛大吼道:“往外冲!”
      但这又谈何容易?昆仑派虽然精擅轻功,但在这千万人马中,又如何施展?十二人拼尽了所有的力气,也不过才挪动了几十步。
      外面的金军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任长风豪笑道:“今日就算冲不出去,也不算亏本,我们杀!”
      师弟们都是大笑应声,他们早就存了必死之心,昆仑派人,向来就是侠义干云,死得其所,死又何妨!
      猛地营门中的金人一阵大乱,许多金人竟然自相攻击起来。
      任长风心念一动,嗔目狂喊道:“荀鹤!你为什么赶来!”
      人影翻滚中,一个穿着金人衣服的身影纵跃而下,正是荀鹤。他将头盔揭掉,惶然道:“他们不走,非要杀过来!”
      金军一乱,就有了可乘之机。任长风心下焦躁,急忙率着师弟们向营门杀去。却见他的那些部属们正咬着牙,疯狂地向里冲着。他们都穿着金军伪齐的衣服,黑暗之中,真正的金军反而分辨不清,不由得自相残杀,给了他们可乘之机,倒让他们迅速斩杀冲了进来。
      任长风长叹道:“你们这又是何苦!”
      外面一圈人疯魔一般挡住金人的进攻,里面的宋兵忽然都提刀而立,向着任长风深深鞠了个躬,然后他们冲出去,将外面的人换进来,这些人也都提刀一躬到底,一名老军惨然道:“我们知道任将军是为了我们好,但我们活下去有什么用?杀光金人,任将军远比我们有用得多。任将军是仁人,只要我们一人还活着,任将军就决不会离开,那么,就让我们用命劝将军一次,走吧,聚集满了力量,再为我们报仇!”
      他们突地一声大喝,全都扑了出去。他们不是杀敌,而是用自己的身体嵌住敌人的兵器,为任长风争得一线的生机。他们打翻了头盔,露出本来面目,双目全都仇恨之极地盯着金军。对方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也都不禁为之一窒!
      任长风发出了一声惨啸,昆仑弟子尽皆双目赤红!
      这都是他们的兄弟,他们生死与共的兄弟!
      荀鹤看着遍地鲜血,心中那一点怯懦、退让也被仇恨的火焰焚成灰烬,他大吼一声,拔剑冲了出去。
      任长风忽然出手,一把将他拉住,一字字道:“走,我们不能让他们白死!”
      两人突然对视,眼中都有泪水涌动。他们最后看了这血肉与生命的雕塑一眼,霍然投入了黑暗。
      任长风只觉得胸膛炸裂,他发誓,有生之年,他一定要竭尽全力,赶走金虏!赶走金虏!
      但又如何做呢?
      他想到了他的掌门,只有他,才能带领着他们光复神州。
      
      任长风带着师弟们脱出重围,连伤都顾不得疗,便赶到了襄阳城,掌门暂居之处。
      他一定要找到掌门,因为他绝不愿让那些勇烈的军士白死!
      神州真的能光复么?
      
      中原已被战火与热血染的赤红,苗疆却依旧草木繁荣,花海无边,在青山秀水中徐徐铺开万丈锦绣。
      锦绣画卷五彩迷离,一颗明珠掩映在青山绿水之中,透出妖异的光芒。
      五毒教,神魔洞。
      颜无柔轻轻哼着歌谣,走进了神魔洞。
      她今天的心情很不错。春色旖旎,山花开了遍野。她的鬓角插着一朵火红的杜鹃,更映衬出她那娇弱秀丽的容颜来。她的逍遥功,也刚好修到了第六层,再修一层,她就可以进入无想境界,成为名副其实的绝顶高手。
      何况她还是五毒教的副教主,特别恩准进入神魔洞修习武功,这又是怎样的殊荣?
      唯一遗憾的是,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教主了。
      他在哪里?
      颜无柔轻轻叹了口气,火红娇艳的杜鹃花再也引不起她的兴致,她息了歌声,缓步进入神魔洞。
      没有人知道神魔洞中藏着什么,连颜无柔都不知道。她只知道穿过这片目不见物的黑暗,就会有一间小屋,那里面有她需要的所有东西。她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她只知道,凭着这些东西,五毒教必然能发扬光大。
      因为她相信教主。
      现在,她只在小屋里看到一件东西。
      一尊白玉雕成的观音,静立在小屋中心的紫檀木桌上。观音一手张,一手合,双目微闭,似乎在为人间的苦难叹息。
      颜无柔的脸色变了。她抓起那尊观音,只见它张开的手上刻着一行字:召集派中高手,到武陵山来。
      武陵山!
      颜无柔低低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她知道这座山,距离神魔洞并不远。
      她马上走出神魔洞,拿出引凤箫,吹奏了起来。
      
      箫声才起,距离神魔洞不远的一座山洞忽然闪起了几点寒星般的目光。
      这是一个早就荒废了许久的山洞,里面积满了山兽的粪便,近在肘侧,五毒教数度派人侦察过,那洞又小又窄,一眼能看得到底,实在不能藏身使用,所以五毒教并没在意它。
      但现在,这洞中亮起的每一双寒星,都绝不比颜无柔暗多少,而且寒星竟有五双之多。随着颜无柔率领弟子离开总坛,那些寒星也缓缓移出了山洞。
      那是五个很老的人,他们全身都裹在黑衣中,几乎垂肩的长眉泄漏了他们的年龄。他们似乎习惯了长久蜷缩在黑暗窄小的山洞中,纵然出现在阳光下,却仍然紧紧缩在一起,仿佛一只篮子就能装下。
      为首的老者手中拿着一只狰狞的青铜鬼首,喃喃道:“五毒教为什么偏偏要去武陵山?难道他们竟然知道了咱们的事?”
      另外几个老者哑声道:“咱们须得早一步赶过去,莫要让他们抢了先。只要咱们先到,五毒教就算人多势众,也总不能不讲理。”
      另一老者冷笑道:“咱们在门主的指引下,已然练成了九子神龙,五毒教讲理就罢,不讲理,咱们就硬打!我们百蛊门忍了这么久,天幸降下这么个英明神武的门主,也该出头了!”
      五位老者齐声道:“好!”他们忽然转身,向洞中钻了进去。
      
      五毒教下了山,百蛊门入了洞,苗山便沉寂了下去。良久,良久,远处高耸的山顶上,忽然升起了一丛淡烟,烟雾缭绕中,现出了三个人。
      三个浑身白衣,就如同僵尸一样的人。
      他们直直地站着,绝不动分毫,盯着百蛊门的洞口,阳光落在他们身上,也仿佛冰住了。良久,左边那人道:“大哥,百蛊门也赶向了武陵山。”
      右边那人道:“大哥,百蛊门一定是得知什么讯息,知道咱们宗主要显身武陵山头,所以赶过去图谋不轨。咱们一定要想个办法啊!”
      中间那人沉默着,冷冷道:“千巫宗沉寂十年,就是为了百蛊门这个世仇。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要随着宗主发扬光大,可不能中了百蛊门的暗算。咱们必须想个万全的法子才是,武陵山我们必须要去!”
      左边人道:“有什么法子?”
      中间那人冷笑道:“百蛊千巫妄自尊大,却落得连五毒都斗不过了。这世上奇人异士多的是,我们不妨联合别人,将百蛊门吃得死死的!”
      另两人齐声道:“如此甚好!”
      又一股淡烟闪过,三人的人影渐渐恍惚起来。只听一人问道:“大哥,你说宗主这次在武陵山上召集我们,到底所为何事?”
      
      艳阳漫天,淡云翻卷,却又仿佛蕴涵了无数的疾风骤雨,等待落下。
      
      五毒教近年十分兴盛,自教主以下,便是副教主颜无柔,朝阳护法许朝旭,夕月护法陆夕裳,四大接引使成微、住翳、坏乘、空明,以及十二散花使。颜无柔带领他们,踏上武陵山山路。
      武陵山山色秀丽,山上奇木异兽,生生繁衍,是附近数十寨苗人采药收蛊的胜地。近日春光潋滟,满山翠色散为烟岚,又被雾气凝为实质,随着山风扑面而来,沾上了众人的衣衫,让人心胸为之一阔。
      然而,颜无柔纤秀的双眉却皱了起来。
      上武陵山只有一条崎岖狭窄的小路,此刻,这条小路口两边赫然立着两只巨大的金蝎,足有三尺长,正趴伏在一方巨大的红毯上。
      那红毯正中绣着一个篆字的“蛊”。
      颜无柔喃喃道:“百蛊门在这里做什么?”她转头对散花使清月道:“咱们门派聚会,哪里容别人插手?你拿着本教令牌上去,就说本教有事,借武陵山一用,让百蛊门让我们一日。”
      清月答应一声,越过两只金蝎,走上山去。不多时,就见她阴沉着脸走了下来:“他们说有急事,决不出让。我跟他们磨破了嘴皮子,他们就是不肯答应。”
      颜无柔双眉陡竖,许朝旭低声道:“百蛊门也敢违抗咱们的命令?我们一起杀上去,索性灭了他们好了!”
      颜无柔脸上煞气闪露,突然笑了笑,道:“今日教主召集我们,还不知是什么大事,岂可妄动干戈?何况据说百蛊门近日好生兴旺,我们犯不着惹此大敌。不如你亲自上去一次,跟他们说,只要今日他们将武陵山让了我们,我们就帮他们灭了千巫宗如何?”
      许朝旭变色道:“千巫宗最近出了几个奇才,我们要吃下他们,说不定会折损人手的!”
      颜无柔淡淡道:“那又如何?教主既然选在这里,必然有他的深意,无论如何,今日必定要上武陵山,而且绝不能放别人上!”
      许朝旭点了点头,陆夕裳道:“师兄,我陪你上去。”
      许朝旭知道她生怕这次再谈不成,免不了一场恶战。他们两人本是同门师兄妹,感情甚笃,不忍让他独自涉险。
      两人并肩上山,颜无柔微笑看着他们俩的背影,却觉他们太过担心了。
      百蛊门与千巫宗乃是百余年前纵横天下的奇门大派,当年全盛之时,声威甚至在少林武当之上。但两派结仇极深,百年来死斗不休,声势大为衰竭,如今已沦为江湖上的三流门派。以五毒教名列当今江湖七大门派的实力,颜无柔答应百蛊门出手灭了千巫宗,那实在是送了百蛊门天大的人情,料想百蛊门再有急事,也必定会退让的。
      哪知她思量未已,山顶上突然腾起了一团淡淡的紫烟,迎着明亮的日光,就见紫烟中隐约升腾着几点金星,迅捷地腾舞着。
      颜无柔脸色倏变,道:“大家随我冲上去!”
      当下众人运起轻功,倏忽之间就窜上了山顶。就见许朝旭的牧日神鞭与陆夕裳的逐月锄幻出两团紫气,将他们两人围得风雨不透。他们身周,站着五个黑巾蒙面老者,须发皆白,看去仿佛已有一百岁了。
      几人身前各自腾舞着一只奇虫,金光闪闪,不时疾窜而起,向许、陆二人恶扑而下。许朝旭与陆夕裳本是江湖上第一等的高手,但面对着这奇虫,竟然束手缚脚,空有一身出神入化的毒功,但这些奇虫竟似不畏牧日神鞭与逐月锄上的先天五行毒气,无从施展。
      颜无柔身子还未落下,一只奇虫形似蜈蚣宛如金云般飞了过来。颜无柔逍遥功运出,五条紫气从掌心生出,将她手掌护住,一把向那奇虫抓去。才一入手,就觉那奇虫撞来之势强猛之极,不禁微一错愕,倏然就见那奇虫身体两侧足有七寸长的脚爪云团一般浮动,向她的手掌覆下。她第一次见这等奇诡的蛊虫,不敢冒险,一抖手,将奇虫向黑衣老者摔去。
      黑衣老者双掌纵横舞动,宛如翩翩蝴蝶一般,将那奇虫接在手中。他看出颜无柔畏惧奇虫,冷笑道:“大名鼎鼎的五毒教,却原来……”
      他本想出言奚落,哪知奇虫身上突然涌起了一股烈火般的力量,顷刻之间穿透他的手掌,循着手臂直窜而上!他心中一凛,下半截话就说不出来了!
      颜无柔微笑看着他,道:“继续说啊,我们五毒教原来怎样了?”
      颜无柔知道这奇虫不畏剧毒,所以就将毒性附在了奇虫身上,黑衣老者一触,逍遥功登时发作。那奇虫乃是天地灵物,逍遥功无用武之地,但黑衣老者却是血肉之躯,又岂能抵挡?眨眼之间,黑衣老者汗如雨下,一脉紫气从手掌直升到了肩头,循着气血运行向心房攻了过去。
      颜无柔有心扬威,这一击之际,已用上了第五层的逍遥真气,真气蕴涵后天五毒,烈金攻,巨木守,炽火外扩,柔水内蓄,玄土碎击,黑衣老者连用几种解毒之药,都无法压住这连环纠结的五种剧毒。不多时,一条手臂已完全变成了紫色。
      颜无柔微笑不语,周身劲力都在暗暗提聚。她对今日之会期待已久,百蛊门竟然敢一再拒绝她的请求,早就引动了她的杀心。百蛊门若是顽抗,那就索性将他们全都灭了好了。
      那百足奇虫似是感知到主人的危险,发出一声长啸,突然一口咬在了黑衣老者紫黑的肩头。颜无柔笑容不减,她对自己的逍遥真气极有信心,就算是击中了石头,也必会石心粉碎,这奇虫虽然灵骏,又能做的了什么?哪知她笑容方灿,奇虫忽然松口,从它咬出的小孔中,竟慢慢流出了紫血。
      颜无柔的秀眉再度竖起。她知道自己的逍遥真气一旦入体,五种不同属性的毒气互相纠结盘绕,中者气血被完全控制住,是决不会外泻的。这就只有一种可能,她的逍遥真气被破了!
      这通体金色,奇形恶状的蛊虫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有如此通灵的本领?颜无柔玉白的手掌忽然就蒙上了一层紫气,而在同时,她的双眉几乎聚成了一条陡竖的线,她已动了杀心!
      突地,山下远远传来了一声清啸。
      那啸声来得好快,起时尚在一里之外,倏忽之间,已如九天雷霆,奋迅落在当场!只听一人大笑道:“各位豪杰驾临武陵,在下深以为幸,但今日本派有要事,就请各位回吧!”
      那人仿佛卷着狂风而降,声如雷,人如龙,气势如山!
      颜无柔脸上变色,冷笑道:“任长风,你不在刘光世的军中,到这里来充什么主人?”
      任长风笑的时候,脸上的伤痕就仿佛一起笑了起来:“军中寂寞,没有美人,有什么好呆的?我还是到这里来跟你做邻居的好!”
      他本是豁达之人,虽然惨败心死,但想到就要见到掌门,平生愿望就要有了眉目,心怀大畅。见颜无柔俏生生的脸板着,忍不住嘻笑两句。
      颜无柔气得脸色煞白,怒道:“找死!”
      任长风笑道:“某家生平最不怕死,只是怕不得好死而已。这副大好头颅在此,谁来杀我?”
      颜无柔道:“我来杀你!”
      她的手忽然伸了出去。逍遥真气凝结为一线,破空向任长风刺了过去。她痛恨任长风轻薄,这一刺看似轻易,其实已用上了第六层的逍遥真气,五种后天毒气凝结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再不分什么金木水火土。
      毒,就是毒。这一招竟已到了反朴归真的绝高境界。
      任长风脸色微微变了变,笑道:“你真的要杀我?”
      他的手一扬,背后那柄黑沉沉的大剑突然就弹到了他手中,狂风大作,任长风一剑劈空斩了下去!
      这一剑才出,登时剑气卷绕着空气,发出一连串嘶啸的震响,这一剑以拙破巧,强悍之极,颜无柔心神不由一分,急忙躲闪,重剑轰然斩在了地上。
      颜无柔就觉身子一阵不稳,脚下的大地似乎被这一剑震碎,振荡出一阵土浪,一直挥到无穷远处。不只是她,连那五名黑衣老者也一齐变色,尽皆震惊在任长风的这一剑之下。
      任长风慢慢收剑,依旧负在背后:“这一剑旨在扬威,所以就不往你身上斩了。你们快些下山,我不为难你们。否则昆仑重剑,不是你们所能抵挡的。百蛊门、五毒教向来多行不义,我一定会替天行道的。”
      颜无柔盯着他,任长风笑容不变,颜无柔的目光若是利剑,那他的笑容就是巨石。有什么剑能够刺穿巨石?
      颜无柔霍然回头,冷冷道:“你们听见没有?不如我们联手,先赶走他再说!”
      五名黑衣老者齐齐沉默,突地齐齐道:“同意!”
      颜无柔脸上又露出了柔媚的笑容:“那就对不起了,只不知昆仑重剑能不能斩得了这么多人?”
      她挥了挥手,朝阳、夕月,接引、散花,一齐踏上一步,与那五名黑衣老者将任长风围住。颜无柔脸上的笑容更灿烂,因为她知道任长风已经插翅难逃了!
      任长风狂笑道:“五毒教副教主,哪知道竟如此愚蠢!”
      颜无柔脸色更沉,她只想看到一件东西,那就是任长风的人头!逍遥真气霍然冲出,凌空冲卷成一个五彩的凤凰形状,向任长风疾舞而去。这一招已是第七层逍遥真气的运用,颜无柔痛恨任长风,勉强运用,脸孔霎时苍白。
      她一出手,五名黑衣老者立即人影闪动,向任长风逼了过来。他们新得秘法,练成了九子神龙中的五子,心狂气傲,虽然震惊于任长风的重剑之威,但自忖无败,也存着立威之心,一出手就是最凌厉的五龙合击!
      哪知他们人影才动,一个冰冷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五阎王,咱们已经练成了鬼仙子啦!”
      这声音才出,五名黑衣老者齐齐大惊,身子立即顿住!
      碧树丛中,日影之内,隐隐可以见到三个淡淡的身影。他们都是一身白衣,连那张脸都是惨白色的,虽然烈日当头,但众人都是心头一寒。这三人的面皮就如僵死已久,说话的时候绝不动分毫,唯有一头极长的白发,直向后披飘开,就如怨死的厉鬼一般。
      见黑衣老者不动,三名白衣人发出一阵短促的笑声:“我们真是天生的对头,你们修成了九子神龙,我们就练成了鬼仙子!可惜九子神龙要九人同施,你们五只阎罗,顶多能发挥其一半的威力!”
      黑衣老者冷冷道:“鬼仙子也要五鬼齐飞,你们三只吊死鬼,能做得了什么?”
      双方都是狂怒,恶狠狠地盯着对手,目中几乎喷出火来。但八个人却都绝不敢先动分毫。五只奇虫盘舞在黑衣人身前,白衣人大袖飘飘,覆盖而下,袖中鼓囊囊的,也不知藏着何物。
      任长风重剑斜出,攻向颜无柔,道:“牧日神鞭蕴先天毒火,逐月锄藏先天毒水,接引主攻,散花主守,五毒教纵横天下,强人高手的确很多。但我们昆仑派就少了么?”
      他陡然一声长啸,只听轰然一声,武陵山上竟然响起了几十道啸声!颜无柔惊愕之下,招式等缓。只见人影错乱,十几名昆仑弟子突然显身,将五毒教众包围在中间!
      任长风笑道:“怎样?各位都下山去吧!”
      长门十三剑一齐出剑,抵住颜无柔。整齐划一,就如一人所使一般。颜无柔就算有通天的武功,但同时面对着这么多重剑,也是惶然无计。任长风转头对三名白衣人道:“今日多仗三鬼仙之力,来日定当图报。就算倾昆仑之力,帮你们灭了百蛊门又如何?咱们还有要事,三位先下山吧。”
      鬼仙不动,淡淡道:“任先生曾说我们若帮你击败百蛊门与五毒教,当答应我们一件事。”
      任长风傲然道:“那是自然。某家向来说一不二,三位只管放心好了!”
      鬼仙淡淡道:“我们只想求任先生一件事,那就是请任先生下山!”
      任长风脸色陡变,目光宛如利剑刺在鬼仙脸上,渐渐冰冷:“三位果然是要某家出手了?”
      三鬼仙冷然不答,只是脸色更白了一分。
      任长风脸色变幻,道:“若是别时,某家一定会让,但掌门有令,说有要事让我们在此等候,却是不能相让的!”
      他说着,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小的铁剑来,正是昆仑派的铁剑令。
      三鬼仙脸色更白:“我们的理由跟任先生一样,我们的宗主也让我们在此等候来着!”他们手上所托的,却是一个奇怪的银符。
      五阎罗怪叫道:“你们这三个混蛋什么都跟我们作对,我们门主也要我们在此等候!”
      阎罗怪手一翻,亮出了一枚青铜鬼头印来。
      众人都是默然,看来没有一派肯相让了。
      颜无柔心头雪亮,四派弟子分被掌门召集到此,显然是此地要发生什么大事,要不就是有什么异宝出现,可不能让教主失望!
      她俏脸上闪过一阵决然之色,道:“你们不要争了,统统都下山,这武陵山我是要定了!”
      她右手急速探出,五道紫气连环飙出,分别弹向三鬼仙、五阎罗、任长风。她那娇柔的身子跟着纵起,厉喝道:“今日要与我争者,有死而已!”
      任长风叹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顾不得怜香惜玉了!”
      重剑飙风掣电击出。就在他出手的一瞬间,金芒闪烁,五阎罗、三鬼仙也驱动各自的金色奇虫,向颜无柔攻至。而这漫天的光芒中,夹着几似暗影,宛如烈日之下的光芒,一齐涌向颜无柔。既然每个人都觊觎此山,那就杀得一个是一个!
      颜无柔顿觉万钧巨力一齐涌来,几乎将她护身的逍遥真气碾碎。但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是的,她终于可以为他将这条命拼掉。
      她的双手宛如凤凰飞舞一般交舞着,要将逍遥真气最美丽的一招用生命奉献出来。
      然后,她死而无憾。
      突地一声清叱落下:“住手!”
      一道银色的人影疾插而下,向任长风的重剑上抓了下来。
      任长风剑重四十八斤,这般全力挥动,无疑千斤。但却被此人一把抓住,重剑登时滞住。任长风双手剧震,重剑脱手,被那人抓在手中。跟着光芒如水银般泻出,就见玄铁重剑在那人手中竟挥洒自如,有如无物。剑光卷地,将五阎罗之金芒、三鬼仙之暗影一起逼开。
      只听蓬的一声响,颜无柔灌满逍遥真气的一掌,击在了那人背上。
      一阵异香蓬然散开,来人身子微微摇晃,转过身来。
      来人全身笼罩在一层银光之中,广袖垂地,在山风中徐徐飘举,宛如神仙。奇长的衣袖上又结着十数根银色的缨络,同时在碧色的山岚中飞舞盘旋,光晕流转,仿佛深秋的月光织成一般。
      而更为引人瞩目的是,他的肩头伏着一只紫色的小兽。
      小兽全身披着深紫色的毛皮,更无一根杂毛,身子虽只有幼猫大小,但一蓬巨大的尾巴徐徐垂下,足有三尺。远远看去,全身宛如一匹紫色的锦缎,搭来人肩头,散发出浓浓的香气。
      这便是传说中产自蓬莱仙岛的上古异兽,檀香兽。
      这种神兽体具异香,每两百年才能繁育一次后代。幼兽前一个百年内几乎终日伏在母兽身上沉睡,此时也是香气最为浓郁之时。百年后,幼兽紫色毛皮变为金色,开始成长,长成后足有狮虎大小,为百兽之长,啸傲山林,人类绝难接近,更不要说驯化了。
      然而,这种檀香兽极为恋母,若等小兽出生之时,将母兽引开,等它睁开双眼,小兽便会将第一眼看到之人当作母亲,言听计从,追随终生。传说中,晋时仙人赤松子曾如此收服一只檀香兽,豢养数百年,最后与之共登仙境。
      如今檀香兽已濒临绝迹,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寻到蛛丝马迹已是万幸,更不要说驯养。何况母兽生产之时凶猛异常,绝非人力可控,得到一只尚未睁眼的小兽又谈何容易?
      众人正在为传说中的神兽现世而惊讶,神兽主人却已经抬起头来。
      他的神态极为闲雅,银色的长发披垂下来,与那袭银衣融为一体,几乎遮住了大半面目。透过散垂的乱发,可以看到他目中深邃的神光。
      那神光中有着莫名的怅然,却又温煦沉静,就宛如夜空寒星所凝,传影照神,深不可测。仿佛包罗万物,又仿佛只凝注着眼前之人。
      颜无柔心神大震,忍不住叫道:“教主!”
      她心一宽,教主来了,天塌下来,都没关系了!
      教主温煦地对她笑了笑,只听场中轰然一阵喊:
      “门主!”
      “宗主!”
      “掌门!”
      五阎罗、三鬼仙、昆仑弟子喊完之后,都是齐齐一愕,他们呼的竟然是同一个人?
      颜无柔一惊之后,迅速恢复。无论教主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她都不会怎么惊讶的。她只会坚定地站在他身边,直到用尽所有的逍遥真气。
      任长风的惊讶显然比别人更多,因为昆仑是正派,是堂堂正正的名门大派。昆仑的掌门,怎么会是百蛊门、千巫宗、五毒教这些邪派之长?
      他怔怔地盯着掌门,这个叫做宸随云的人,这个他本要跟着光复神州的人。
      
      颜无柔急急问道:“教主,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宸随云身子晃了晃,咳出一口鲜血,微笑道:“无柔,你的逍遥真气又强了些。”
      颜无柔笑了,她带着泪,笑着看着教主。
      宸随云抚着手指,指上是深深的一道剑痕,对任长风道:“两年前我可以空手夺你的剑,现在却已不行了。”
      任长风面容一阵痛苦的扭曲,低声道:“掌门,你真的也是这些门派之主?”
      宸随云点了点头。
      任长风叹道:“我本要你解我心头最大的疑惑,但正邪不两立,我……”
      他躬身行了一礼,朗声道:“我知道叛出师门要自废武功,但我宁愿自废武功,也不愿跟这些宵小共立!”
      三鬼仙阴恻恻道:“若要我们跟阎罗在一起,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活!”
      五阎罗冷笑道:“说来说去都是你们占便宜了?要不要现在就比试一场?”
      场中气氛陡地一紧。
      宸随云轻抚着肩上的檀香兽,叹息道:“我接任了四派之长,实在是有不得已的际遇,诸位以后就知道了。我今日叫大家来,是想要同大家干一件大事。有正邪之分或是私人怨念的,我决不勉强。”
      任长风抱拳道:“我欠你的恩情比天还大,今日逼于正邪之分,实是不得已。异日有用到我处,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告辞了!”
      他转身,大步向山下行去。鬼仙道:“百蛊、千巫百年恩怨,一时也说不清。有你们的地方,没有咱们三兄弟。”三人都是一稽首,昂然下山。
      宸随云眉头皱了皱,身形突然飘出,挡住了四人。四人一齐住步,任长风脸色变幻,大声道:“我立誓助你,又再叛你,你要杀我,我也没有话说,动手吧!”
      宸随云看着他,淡淡道:“我知道你一直想驱除金虏,还我河山,我问你,是驱除金虏重要,还是正邪之见重要?”
      任长风决然道:“那自然是驱除金虏重要!”
      宸随云微笑道:“那你就留下来。”
      任长风心中一动:“你是说你联合这么多人,是想杀除金贼么?”
      宸随云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保护一个人。”
      任长风大笑道:“什么人,值得这么多人保护?他又能做得了什么?”他的确可以这么说,因为他在铁马金戈中厮混的太久,深知个人力量的渺小,就算江湖第一人,也绝不可能左右得了战局。
      宸随云凝视着他:“有了这个人,金虏一定会被驱除!”
      他的目光深深注进任长风的双目中,任长风忽然就相信了。
      他不知道理由是什么,他只是彻头彻尾地相信了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他知道,能够让宸随云这么信任的人,必定不是人间凡物!
      他再不迟疑,走到了宸随云身后,他仿佛看到了神州光复的景象,露出了一丝微笑。
      
      三鬼仙互望了一眼,道:“咱们兄弟并不想叛变宗主,可与五阎罗实在是切齿之仇,绝不愿共事,咱们兄弟的命已经许给宗主了,也不要宗主动手。”
      说着,三人齐齐向左手的袖子揭去。
      五阎罗忽然冷笑道:“就知道三鬼仙没种!”
      三鬼仙一齐住手,怒喝道:“你们说什么?”
      五阎罗一齐大笑,有的嘻嘻,有的哈哈,有的嘿嘿,响成一片。
      三鬼仙脸上一阵黑气闪过,就要动手。五阎罗突然一齐住口,冷然道:“咱们五兄弟的命许给了门主,就是门主的了!可不像那些没种的人似的,说话就如放屁一样!你们滚吧,五阎罗耻与你们这些下三滥为仇!”
      三鬼仙登时被激得怒发冲冠,惨声道:“好!五阎罗你们有种!咱们兄弟就留下,看看你们这群阎罗们有什么招!”
      五阎罗嘿嘿一笑,一齐翻眼向天,不再说话。
      宸随云看着他们,忽然叹了口气。
      颜无柔轻声道:“教主为何叹息?”
      宸随云道:“我在叹息你们就知道为了恩仇而争斗,你们可知道神州正在陆沉,民生正在涂炭,万里山河正在化为一片赤红?”
      颜无柔甜甜地道:“我们本来不关心这些的,但教主既然觉得这些很重要,那从此五毒教的弟子们,就以民生为第一要务。只是不知道正教们会不会觉得我们抢了他们的饭碗。”
      宸随云一笑,他昂头道:“正邪之间的差别,也由来已久了,长风就看不起你们。也许……也许见了那个人,你们会放下这些偏执。”
      ——这人究竟是谁,竟然有如此通天的本领?
      望着宸随云那深邃的目光,每个人都忍不住兴起疑问。
      颜无柔尤其疑惑,她知道教主的武功有多强,见识有多高,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教主如此推崇一个人。
      她极度强烈地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夕阳如血,归巢的暮鸟从五色晚霞中穿过,又渐渐隐没在夜色中去了,武陵山终于恢复了昔日的宁静,
      宸随云独自站在山顶,望着这霞光笼罩下的连绵山河。
      山风带上了春寒,从他身边掠过。他全身银色的缨络在暮霭中临风飘举,宛如幻开了一道云霞。他整个人也宛如山中修行的隐士,沐浴在天地大美之下,随时会乘云御龙,出尘而去。
      然而,他却忽然有些疲倦,慢慢闭上了眼睛。
      阳光,在他清俊绝尘的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他所求的,能得到么?
      一个萧萧的老者走到他背后三丈处,立住,望着他。
      老者叹了口气,道:“你说服了杨门后人,现在又争取到了百蛊、千巫、五毒、昆仑,但你可知道天命不可违?”
      宸随云没有睁眼,他感受到夕阳仅存的温暖包围着他,将他一尘不染的银衫染得血红,他微笑道:“天命?师父,你知道我最不相信的就是天命。”
      檀香兽蜷起硕大的尾巴,裹住他的肩头。皮毛上脉脉流动的紫色光华将他的脸色映得阴晴不定。
      夕阳在老者的脸上刻出了道道皱纹,让他的苍老无所遁形:“但逝去的已经去了,你再争又有何用?”
      宸随云抚上檀香兽尾的手忽然一顿,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已凝结。
      老者凝视着他,目光中透出些许怜悯。
      宸随云缓缓放松,突然一笑道:“师父,听说你又教了个徒弟,怎么,你对我不满意么?难道我还不够优秀?”夕阳最后的余光洒下,让四周的空气变得温暖起来,一如他温煦的笑容。
      老者摇了摇头,转身向山下行去:“为师老了,唯一的愿望,就是不愿传到我身上的,从我而绝。”
      他的背影在这煌煌夕阳下显得有些萧索,宸随云看着他,忽然像是看到了自己。
      也许,自己应该去见见这个师弟,说不定就会明白师父的想法了。
      那或者,也就是五年来,师父第一次来见自己的用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