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非烟官方网站华音阁(文学区)丹书阁爬墙·怀旧 → 《曼荼罗》疏义之蜉蝣国篇,附戏咏姬云裳 by马列宁娜


  共有3221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曼荼罗》疏义之蜉蝣国篇,附戏咏姬云裳 by马列宁娜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平城狸子
  1楼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望穿秋水
等级:王·曼荼罗 帖子:1396 积分:12317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6年10月18日
《曼荼罗》疏义之蜉蝣国篇,附戏咏姬云裳 by马列宁娜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0-16 18:35:00

《曼荼罗》疏义之蜉蝣国篇,附戏咏姬云裳    by马列宁娜

[小序]




这篇乱七八糟的文章,主要是为了纪念和感谢:纪念我读《曼荼罗》时的美妙的享受;并且感谢带给我这享受的步姐姐。



记得也是在这个版上看到过一篇文章(抱歉忘了作者的名字),说步姐姐的作品和世界名著一样有深度,能使人思考,而和一般的小说不同:这话我很有同感;而《曼荼罗》也确实启发我对一些问题产生了新的想法。但这远远不是我从《曼荼罗》中所得到的全部。



是的,思考是一种底色,但并不是一种完成。步姐姐比思想家更伟大之处,正在于她创造了一整个灿烂华严的世界,以及许多美丽高贵的人。看到这样的世界和这样的人物,给了我们怎样的情怀,怎样的感兴,怎样真实而幸福的经历。——只可惜我没有能力将这更为高华微妙的感动形诸文字。



作为一个学习文学的人,我从《曼荼罗》和《天剑伦》(郁闷:这书我一直没买到,只在网上看过一遍,所以不敢发议论)中看到了一种光辉的希望。神和英雄的生活,本是一切古典时代文学唯一的主题,但古代的文学由于其过于单纯而不能满足我们;现代化的文学,却又是以写“小人物”发迹的,与之相关的是对丑恶现实的琐屑描摹。然而步姐姐的作品,却显示出一切近于理想的文化——如盛唐和文艺复兴——所共有的气象:充盈,饱满,光辉,满是活泼泼的神人合一的生命,和他们的梦想、他们的追寻、他们的受难、他们的爱恋。步姐姐用的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文体——小说,既写出了超越一切时代的生命和精神,又创造出更为多样、更为复杂的个性,赋予其更加繁华丰艳的新鲜表现。这是真正的复古,也是真正的创新。



同时,我觉得,这创造本身所达到的状态,已经证明了她的神性,从而使她置身于永恒之中。从步姐姐的作品里,我们不难发现她是像一切伟大的人物一样真诚地追求不朽的。而不朽,在我的理解中,就是神性,或者说是一种灵魂的性质。它与著作和声名的流传有时重合,但还不是一回事。同样的,与许多所谓的世界名著比起来,《曼荼罗》属于“神品”,属于具有永恒的性质的作品,而不仅仅是——虽然肯定会——像它们一样在时间里留存。



我曾经见过步姐姐,但没能深交。现在我要到别处去念书,以后见面的机会恐怕也不多了。有时我为此感到非常遗憾;但又觉得,现实生活中的熟悉并不一定增进心灵的理解。现实中我们都有具体的际遇与琐碎的烦恼,按照柏拉图的说法,那都是些流逝的假象。我们的神性,更多、也更完整地表达在对我们来说更为真实的生活里——即是在我们的艺术与我们的思索里。我相信,我在读《曼荼罗》时所感受到的一切,已经使我没有枉负与她同生一世的幸福。






[正文]






上篇:关于蜉蝣国



“惊才绝艳”一语,远不足以形容这一段文字。一些古典著作里可能有过像这样的对理想国的探讨,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真实、美丽的对理想国的表现。它时时启发着我,安慰着我,让我更加相信生命的美好与世界存在的必要。



我不能忘记紫凝之简洁的服饰和以无花果为主的国宴中所透露出来的对“不为物役”的境界的实践。



我不能忘记那一天二十四种轮番开放的计时之花所表现的复杂的工艺,它又将蜉蝣国与那些因为懒惰贫瘠而无法得到物质享受的社会区别开来。



我不能忘记紫凝之对“言意之辨”的精妙理解,以及对语言与文字相分离的纯粹诗歌状态的描述。



我不能忘记男子从事物利供养而女子从事文明构建的社会结构。(男同胞们不要伤心哦,我想紫凝之所说的男子和女子的区别更是气质上而不是生理上的吧。:)何况她也为“天资聪颖的男子”留出了位置呢。)



我不能忘记所有蜉蝣国民对学术和艺术的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绝无名利之绊的对美和真理的忠诚。



我不能忘记那一片往生林。虽然步姐姐的意象之华美与文采之富赡充盈着她的所有作品,但是那几段关于树林的描写却给了我一种特别奇妙的感觉。它让我想起《楚辞》中那一片植物的天地,想起希腊秘仪中全身缠绕着花枝的酒神,想起但丁笔下那些高贵的自杀者所化做的树林,想起安徒生童话中住在花瓣里的精灵。——这些,在我的心中,都与生命的秘密联系在一起,是神性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一遍遍复现着的本真回忆。



而这往生林果然维系着整个蜉蝣国的命脉。我不能忘记他们对生命繁衍的“破译”——“生育已不需要男子参与。”这个问题曾困扰我很久。就我个人而言,我不知道如何把目前人类生产过程中的血污与生命的神性统一起来。历史上有一些人曾因此而得出整个世界都是罪恶的和肉体生命不应当存在的结论——然而那结论也不能使我相信。蜉蝣国给了我一个完美的答案。我也是在看过这一段之后,忽然想到这种可能性已经被克隆技术所证实。那么,生产的丑陋就不再是人类注定的诅咒,而只是人类尚不完美时的一种过渡状态。我前面说到蜉蝣国让我更加相信生命的美好与世界存在的必要,不是泛泛的抒情;我之所以这样感谢步姐姐,也因为我从她的作品中所得到的东西,真的对我很重要。



我不能忘记蜉蝣国的陨落,以及在陨落之前蜉蝣国人所表现出来的理性和气度:



“世间文明的进程冥冥中自有进度。一个简单的理念,若外族人并未领悟而我们强加给他,何尝不是一种强迫,一种侵略?最终的结果,无非被他们视作巫术、妖法,带来无穷的争端和痛苦。”



“文明的进程本有定数,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将它推进得太快,上苍故意让她中止下来。……不如让她在最美的时刻完整地逝去。或许‘成全’的意义正在于此……”



这样的勘破生死,却不是那些渺小苦难的生命的解脱,也不是那些缺乏生气的心灵的借口。他们平静地接受死亡,带着对生命的尊严与成就的自觉和自豪,以及完成的满足。



当然还有一丝伤感:



“而她们,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座宫室,一道城墙,甚至连一行文字都不曾有过。当往事成为记忆,记忆化为传说,人们寻章摘句地考辨前人那些所谓的微言大义之时,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有过这样一群人,曾经和神一样的接近过天地间最深的奥义。”



是的,最好的文明,必然如此。当魏晋风流已成为一个梦想的时候,他们那些不屑于写成文字的玄谈,几乎一句也没有流传。曾有一位学者跟我说,他觉得人类历史上最好的东西,是在个人的思考与创造中,或在高贵的人们的交流中,所闪现的转瞬即逝的光辉。最好的诗歌也不过是这光辉的拙劣的摹本。



也许最令人伤心的并不是她们什么都没有留下——最好的东西本就无法留下——,而是这文明的必然陨落。一如我们自己——我猜想步姐姐如此深情地怀念的,不仅仅是一个抽象的文明,也包含着她生命中许多最美好的经历,包含着她自己“和神一样的接近过天地间最深的奥义”的创造和思索的过程。









[附记]



汗,上篇终于写完了。下篇可能不写了。因为写得太痛苦了!上次我发的两小段,很抱歉写得那么不通。因为我写的时候很紧张,生怕写得不好,对不起步姐姐的作品,所以完全以做学术论文的态度来写的,还查了很多资料,结果搞得那么生硬!自己后来在版上看着都觉得怪怪的。这回干脆乱写了,好像反而比较可读一点,但是怎么看怎么不满意,总觉得没有表达我要表达的意思……“言不尽意”,唉!请求步姐姐和大家的原谅。





(以下是上次发的内容):


《曼荼罗》原文之一:沉思


"(蜉蝣国的紫凝之)她的眸子透着淡淡的紫色,这使她看起来有些忧伤,却不是为尘世的罪恶与烦躁,而是因在那浩如烟海般的哲思中无尽止地思辩而悲伤。……然而这参透了万亿岁月的目光却来自一个第一眼打量人世的孩子。"







疏:在另一部相关的作品里,当被步非烟认为是有自己的影子的杨逸之出场时,对他的眼眸的描写与这一段颇为相似;在步非烟的背景设定中,作为杨逸之真身的梵天,也是“平时以思考者的形象出现,常坐在山巅上为人类思考着宇宙最终极的奥义。”


特别令人感动的,是紫凝之、杨逸之、梵天——或许还有步非烟——的思考之中,带有的一丝悲伤。悲伤使得这思考超越了纯粹的智力活动,而触及心灵。


这悲伤是因为人世的苦难么?似乎不是。“不是为尘世的罪恶与烦躁”。





这似乎是一种相思。一种被从永恒的绝对精神之中分离出来的个体生命,由于分离本身所感到的痛楚,和对自身来源的追忆与向往。而这追忆与向往本身就足以引导他们离开尘世的罪恶与琐屑,而趋向于一种崇高的精神状态,一种真实美丽的生活。





亚里士多德说,沉思生活是神的生活;凯恩斯说:“人生全部的意义就在于无限的、热烈的沉思默想和情感交流”;王尔德说,生命的最高状态乃是沉思美好的事物。





有趣的是,这悲伤的沉思,犹如爱情的苦痛一样被表达在最好的抒情诗里。如果廓开柏拉图的伦理气味和繁琐推论,我们不难发现他在《会宴篇》中对爱情的定义——即将人引向神圣事物的力量,可一说是已经论证了这种一致性。西方的宗教诗歌常常采用艳情诗的形式,从《雅歌》以至邓恩,这是公认的;然而中国的爱情诗又何尝没有表达这样的深度,而且也许是更加高妙的一种表达。因为爱情并不是对神圣的永恒的相思的象征,而是这相思本身。





一如在比哲学更接近真理的艺术中,神不是概念,而是生命。





所以整个华音系列的女主角“相思”,真是一个无比美丽也无比深沉的名字。










步非烟语录之一:"有人以把神写成人为革新,我们为什么不能重新把人写成神?"(大意)





疏:哲学本身并不提供美丽的人生,使人生变得美丽的无疑是艺术和爱情;思辩本身不能使人真正成为神,但是它能够使人明白神圣的事物与流逝的假象之间的区别,使人摆脱“尘世的罪恶与烦躁”,而建立与神性的自觉的联系。也就是说,在每一个可能的时候,他会尽力去接近神性。





    步非烟写人,真是写出神一样的人。除了本来就有背景设定的主角如卓王孙等,许多只是偶尔出场的人物,其风采韵度,亦使人作天上想。这神不是埃及法老的刻板雕像,也不是《周颂》中尸祝所扮演的阴森的先王,更不是《旧约》中报复心极强的“万军之耶和华”。这神乃是当上古人神未分时的活泼泼的生命,热情然而庄严,高贵然而纯真。这是《离骚》中的英雄,《九歌》中的神祗,是希腊酒神秘仪中自己即成为狄奥尼索斯本身的每一个雅利安人。“仿佛无尽的夜空不过是他的影子”——这才是人的美,能够用魏晋时的人物品题和哈姆雷特的那一段著名的赞歌来称颂的人。







[附]


                      戏咏姬云裳     


欲历逍遥路纷纶,诸天唯有幻近真。道深方可涵五蕴,情重乃须证十分。迹入人寰终是累,心归阆苑本无尘。长空未使烟云散,一片风神在斯文。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4-16 16:55:02编辑过]



祝JJ生日快乐~
 回到顶部
蜀icp备13003614号